战神已经死去,和平尚未到来——试论《神奇女侠》剧情的另一种可能

关于一战背景之下的《神奇女侠》我终于来写点东西了。不是影评,不会打分,也说不上是分析,可能不太讨好,因为我真的是来讲从故事发展、角色塑造和真实历史的角度上这部电影没有挖掘出的潜力的。

很大程度上这篇文章像是 “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是这样” 和 “如果是这样那就神作了” 。但我真的既不是来“黑”,也不是来“洗地”,我只是爱极了这部电影所选择的角色定位和主题立意,却也太遗憾它没有把这种主题表达推向极致。

为了省下大量对电影描述和评论的篇幅(或者干脆减少看完此文的人数,咳),先请大家看一个朋友写的另一篇文章,她写得真的非常诚挚细腻,道出了许多我对本片所想说的喜爱和遗憾:英雄,苦难,理想主义的破灭与私人情感的升华 - 知乎专栏

好了现在开始我会假设读者都是看过电影,并且看过上面那篇文章的。

那么问题来了,在BvS中戴安娜说:“一百年前,我从人类身边走开,远离了一个世纪的恐怖。人类让我们不可能联起手来。”

这个状态和女侠电影结束时的状态,恐怕……不是很一致?

这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的。女侠电影的情感线路是明确的,也是符合DCEU一贯以来塑造三巨头的思路的:女侠电影末尾她的状态是明白了人性的复杂,却依然相信人性中的美好更有价值,她的信仰在对复杂现实的认知基础上重建了。但同时她明白了,没有某一个坏人可以责怪,没有任何具体的、明确的、一个人、一次性可以做到的事能够拯救人类,于是她也就会在某种程度上“走开”了,在这一个世纪里,她还不是一个超级英雄。

但是这种解释仅仅是“一定程度”,我们依然会感到BvS中对女侠电影建立的预期未得满足。

一种想法是在女侠电影和BvS之间还有更多故事,或许在续作中会有答案,但这与“一百年”又出现了矛盾。当然了这样的时间轴并没有死抠的必要,但这让我和许多朋友都感到,女侠电影在BvS拍摄制作时期的剧本可能与今天所见的不同。

更大的遗憾在于女侠电影所选择的这个时代背景,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最初的相关报道中,每当回答为什么选择一战而非二战的时候,主创人员告诉我们,因为一战并非一个有明确善恶是非的战场,能给戴安娜一个无法站队的审视全人类,而不是某一族、某一国人类的视角。

但是在电影中,我在之前参加的女侠讨论圆桌中也提到了这一点,史蒂夫对戴安娜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大概就是“我是好人,那些德国人是坏人”。这一句本身当然完全不能为电影定性,从此时此地的史蒂夫角度,它没有任何问题,他是个好人,他也希望刚刚遇到的拯救者能站在自己一边。但是这句话传达的信息是非常混淆视听的。

我一度以为电影的后段会有反转,而这可能是史蒂夫的角色弧的一部分,但这并没有发生。看完了全片,我发现电影对整场战争的不义点到即止,我们看到戴安娜在英国的高官与将领面前怒斥他们的懦弱和卑劣,看到电影展示了战争残酷和其中平民遭遇,看到戴安娜在某一个时刻认为不仅仅是德国人,而是你们所有人都受到了阿瑞斯的影响……

但反转呢?没有哦……

甚至于电影的末尾产生了这样一种印象:杀死阿瑞斯以后,我们就突然可以和德国士兵拥抱在一起庆祝和平的到来了。当然,我依然强调,本片并没有扣锅阿瑞斯,真正阻止了毒气弹计划的是史蒂夫的牺牲,而不是杀死阿瑞斯。但是抛开阿瑞斯,故事依然是当我们打败了德国人继续战争的可怕计划,和平就到来了。

当然,一战后短暂的和平并不那么简单,现代的我们应该知道,它反而酝酿着更深的矛盾和更惨烈的战争。但是这一切需要我们运用历史知识去补全,在电影本身中丝毫没有涉及到,即使是在后面的现代部分。尽管这并没有给予历史知识不足的观众分不清一战二战的借口(让一战中的人说出“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词那是巨大的历史硬伤啊!),却似乎体现出电影主创没打算提醒我们想那么深……这也着实是令人遗憾。

唉……发现我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讲入正题,本文想要讲的,其实是一个我个人认为或许能够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些遗憾的,也更符合历史事实的脑洞。

我绝对不敢说自己比那些专业编剧更懂编故事,也不敢说自己有多深的历史造诣,我明白如果电影这样拍,它会变得更加不讨喜,更加“黑暗深沉”,更加“路人不友好”,而再次招致一片批评。我认为《神奇女侠》的创作选择是有它的理由的,并且它很好地达成了创作意图。

但在这里我不需考虑那些,这只是一篇个人博文,不需要理会人群对 “有趣光明充满希望” 和 “持续稳定的娱乐性” 的期待,也不用背负 “第一部女性超级英雄大制作” 、 “DC翻身靠女侠” 还有 “迟来的女权宣言” 这些(我觉得很扯淡的)沉重包袱,开一开脑洞,放飞下自己。

我的灵感主要是来自一战历史和真实的鲁登道夫将军生平,更多细节希望读者可以自行查阅,比较关键的和我要有所篡改的都会有所说明。


我的故事版本是这样的:


故事的开头几乎不变,天堂岛的戴安娜捞起了美军派给英国情报机构的间谍史蒂夫·特雷弗。

但是我将剧情的开头设置为鲁登道夫历史上已经发动“皇帝会战”(1918年的一系列德军攻势,取得了初步成果但是被协约军扛住了)的时候,美国已经参战(部分来说是因为鲁登道夫支持无差别U艇攻击),德国陷入巨大的被动。德政府中已经有人主张和谈,但鲁登道夫坚定于让战争进行到底,只不过他也没有疯到要毒死兴登堡等同僚。

(电影这里可说是对历史相当不负责,历史上鲁登道夫和兴登堡一战结束后都活着,并且作为右翼政客在德国继续活跃,兴登堡在1925-1934年是魏玛共和国的总统,而且这次选举鲁登道夫还参加了,不过他们都没活到二战爆发。)

史蒂夫偷窃到了毒药博士的笔记,他担心毒药博士正在研究的新武器会打破战场的平衡,让鲁登道夫赢下这场战争,或者让消耗战继续无止境地持续下去。

他携戴安娜来到伦敦,将笔记交给上级,但是丸博士的笔记里当然不会有何时何地使用毒气的具体作战计划,而且根据笔记,她的研究还没有完成,所以这伙协约国高官将领们并没有太重视这一条情报,毒气已经在前线使用了好几年,两边都在用,不是啥新鲜东西。现在协约军挡住了鲁登道夫的攻势,正在开始反攻,他们觉得继续猛推西线直到德国投降就行了。

于是戴安娜怒骂这群人是懦夫,史蒂夫决定带戴安娜私下行动,这些都和电影一样。但有趣的是这时候帕特里克爵士(aka阿瑞斯)的态度了,他支持了史蒂夫的行动,他到底想要什么?

我的理论是这样的,阿瑞斯被宙斯打伤后一直没有恢复,一战爆发完全是人类所为,他只不过是一个闻着血腥味而来的战争贩子,反而是战争让阿瑞斯恢复了力量。此刻阿瑞斯明白这场战争快要结束了,德军已经没有太多可消耗的,而协约国迎来了200万美国生力军。但若是新加入的美军还没来得及狠狠碾压德军,德国就投降了,岂不是十分可惜?他希望人们带着更深的贪婪和仇恨去签订协约,这场战争的遗产将是更大的隐患和动荡,这也正是后来发生的事。

这时候戴安娜来了,但是阿瑞斯发现天堂岛将戴安娜保护得太好了,她丝毫不知道人性丑恶的一面,天真地以为人类都是好的,杀死战神人类就会恢复善良的本性。于是阿瑞斯内心窃喜,决定帮戴安娜到前线去看看人类的丑恶,借机将她策反。而且,如果给德军送去致命的毒气,同时给协约军送去强大的女神,搞得两败俱伤,那才是最好的。

然后戴安娜来到了战场上,当然她还是被所见的一切所触动,拒绝无视这一切继续前行,她戴上了安提俄柏的额冠,展露出神奇女侠的战甲,踏出战壕走向无人之地,手挡机枪盾挡迫击炮的女神带领协约兵冲破了封锁,解放了一个小村庄。

但是在当时戴安娜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无法看到战争的全貌,事实上这场胜利像是压过天平的最后一颗砝码,它成了协约国攻势的转折点,鲁登道夫称之为“德军历史上的黑暗一日”(历史上是1918年8月8日,当然了这个故事里我们就不要那么抠历史时间轴了,不然攻势要持续三个月呢)。德军内部一些将领主张立刻和谈(这里可以有传说中的兴登堡和鲁登道夫的公开争执),但是,毒药博士能够渗透防毒面具且方便大规模生产的毒气已经被研发出来,这正是气急败坏的鲁登道夫最需要的东西。

戴安娜和史蒂夫在小镇上渡过了安宁的庆祝胜利之夜,但是第二天早上,一波协约国军队到来,号令跟着戴安娜冲过来的这部分英军一起继续向前推进。戴安娜一行随之看到了更多战争的残酷,战败的德军的状况同样非常惨烈,戴安娜开始怀疑这场战争中自己帮助的到底是不是好人。

但是史蒂夫坚持以目前的形势他们管不了这些,必须继续他们原本的任务。经过埃塔·坎迪的远程指导,他们在村庄附近找到了鲁登道夫的军工厂。他们看到一群德军的女工们正在撤离,但是制造好的毒气弹已经被运走了。(在电影前段的闪回,史蒂夫潜入毒药博士实验室的镜头里,我们就看到军工厂中工作的大多是女性,一战期间确实如此,男人都消耗进前线里去了。)(还有那个闪回中,史蒂夫是把她们都炸死了吗……?)

这些加入战争、制造不荣誉的武器的女性令戴安娜感到更深的疑惑,他们闯进军工厂,戴安娜一脸茫然地KO了一小队德军士兵,然后发现他们是留下来保护丸博士的,她还在实验室里,正在销毁她的笔记和配方。一行人把丸博士逼到了角落。毒药博士大肆抒发了一番自己对鲁登道夫的忠诚和对他的战争理念的支持,史蒂夫问她鲁登道夫在哪里,毒气弹运到了哪里,丸博士说不知道,当然最后戴安娜掏出真言套索,她还是说出来鲁登道夫准备举办的舞会就在不远的地方。

这里想加个非常恶意的细节,他们说话的时候,丸博士掏出怀表看了几眼,戴安娜问那是什么,丸博士讥诮地表示这东西告诉我时间。

戴安娜认为鲁登道夫一定就是阿瑞斯,这些女人包括毒药博士都是受到了他的影响,自己要去杀死他。史蒂夫对这套理论还是不信,他更想搞清楚毒气弹运到哪去了,一伙人离开空荡荡的军工厂,来到了鲁登道夫的舞会。

史蒂夫阻止了戴安娜杀死鲁登道夫,因为他认为跟着鲁登道夫才能查清毒气弹的所在,杀了他反而没了线索。

舞会末尾,鲁登道夫带着德皇、兴登堡等人来到城堡的露台上,然后也掏出怀表得意地说:“时间到了。” 果然远处的村庄上腾起致命的毒烟。我设定为这是毒药博士按照计划做的(戴安娜他们并没有想起问这回事),而不是就地一炮打过去。

戴安娜冲出城堡策马而去,史蒂夫让酋长等人跟着鲁登道夫,自己也追过去。

戴安娜看到整个村子被毒气杀死的惨状悲愤不已,对史蒂夫宣称包括你在内所有人都受到了阿瑞斯的毒害,所以你才会阻止我杀了他。史蒂夫告诉戴安娜跟着酋长的信号,于是她来到了鲁登道夫准备投放毒气弹的机场。这段也基本是原作剧情,但是我去掉了毒药博士给鲁登道夫做的那种增强力量的不明气体,这个设定在我看来挺不符合丸博士沉迷毒药的设定的。

于是当他们打起来,戴安娜发现这个鲁登道夫虽然的确是个战争狂人但是丝毫没有超人类的力量,实在是难以相信这就是阿瑞斯,而且鲁登道夫也不认识她:“你是什么?”

戴安娜甩出套索,命令阿瑞斯现出真容,结果鲁登道夫说:“没有什么阿瑞斯我是个人,我的伟大战略全都是我自己想的!满脑子神话故事你是傻吗?”

这时候突然间帕特里克爵士出现了,他说鲁登道夫说的是实话,这场战争全然是他们人类自己打起来的,戴安娜你还不懂吗?当然,此刻的戴安娜拒绝接受这种解释,既然真的阿瑞斯来到了她面前,她立刻转移了注意力,而鲁登道夫趁机溜走。

这时候史蒂夫终于赶到,发现德军正在把毒气弹装上飞机,计划直接毒气轰炸伦敦,他想要跑过来喊戴安娜帮忙,就在这时戴安娜和阿瑞斯所在的那个瞭望塔一片神光炸开,史蒂夫震惊地意识到真的有阿瑞斯。他不敢打搅戴安娜和阿瑞斯的战斗,于是他和自己的队伍会和,决心阻止这架巨大的毒气轰炸机。

与此同时阿瑞斯告诉戴安娜“弑神者”不是一把剑,而是她自己的真相,他手握真言套索开始对戴安娜讲述人类的丑恶,还有自己消灭人类净化世界、回归美好田园的理念,戴安娜非常震惊,她无法证明阿瑞斯说的是谎话,却依然无法接受人类该被消灭这种逻辑。

他们的冲突继续,阿瑞斯把戴安娜打倒向她扔过来一箱子手榴弹,爆炸将戴安娜掀飞,史蒂夫见状跑过来扶起戴安娜。戴安娜处于怀疑人性的茫然之中,她抓着史蒂夫问他究竟人类是否本性邪恶,人类是否值得拯救?史蒂夫对此并没有答案,他真没想到阿瑞斯的确存在,他已经开始相信戴安娜了,于是他竭力对戴安娜说你是对的去杀死战神吧,这只有你能做到。

史蒂夫把怀表塞在她手里又说了一些什么,戴安娜耳鸣中没太听清。

史蒂夫离开了,戴安娜举起一辆坦克重新面对阿瑞斯,阿瑞斯把鲁登道夫揪出来丢在戴安娜面前说你看看这就是人类,你还不杀了他?

经过一番挣扎戴安娜怒吼着把坦克朝阿瑞斯丢了过去,他们又打了起来,但是阿瑞斯占据着上风,当他用坦克履带束缚住戴安娜的时候她发现旁边鲁登道夫正气急败坏地怒吼:史蒂夫开走了他的毒气轰炸机。

一时间所有人仰望夜空,就见飞机在空中爆炸了,大量可燃毒气点燃了半面天空。戴安娜意识到史蒂夫死了,心灵受到巨大震撼,想起史蒂夫临走对她说的话:

“这不是关于是否值得,而是你相信什么,我希望我能早点相信你。

“我来拯救此日,你来拯救世界。

“我爱你,我希望我们有更多时间。”

史蒂夫相信她,她也决定相信自己,戴安娜于是奋起迎战阿瑞斯(视觉效果上的描写省略五百字),当她吸收了所有阿瑞斯投过来的闪电准备攻击的时候,阿瑞斯说:“这样更好,只有我死了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你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人类的本性,战争没有结束,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戴安娜双臂相交,闪电轰然击出,消灭了阿瑞斯。

落回地面的戴安娜感到悲伤疲惫却如释重负,她望向鲁登道夫,露出理解善意的神情,阿瑞斯死了,她认为人类应该能摆脱他的影响中了。

但鲁登道夫从身边的德军士兵手里夺过一杆步枪,他一边后退一边向戴安娜射击,他开始怒吼:毒气弹被破坏了,但是德军绝不投降,和平只是战争的间隙,国家要调动一切资源摧毁她的敌人等等等等。

(1935年,鲁登道夫出版了一本书就叫《全面战争》,谈他这套战争就是一切的理论,虽然其实这个理论早就存在,也说不上他提出来的。)

戴安娜抬起手挡住了他的子弹,但是她依然陷入了更深的信仰危机,所以阿瑞斯是对的吗?杀死阿瑞斯什么都没有改变吗?战争属于人类,所有的丑恶都属于人类吗?

那么史蒂夫的牺牲又算是什么呢?史蒂夫的爱又意味着什么呢?

她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人类,她面前是一片残破的机场,德军在她面前四散奔逃,鲁登道夫趁机带着一些残余逃走了。最终只剩下萨米、查理和酋长聚到她身边,但他们其实并不真正理解戴安娜内心经历了什么,他们以为戴安娜消灭了战神,史蒂夫的任务也成功了,鲁登道夫来不及再搞一次毒气袭击,这场战争即将结束,协约国胜利了。

戴安娜掏出史蒂夫的怀表,它已经停了。面对朋友们,深思所经历的一切,她陷入了沉默。

当她回到伦敦,看到人们欢庆胜利,似乎史蒂夫对她描述过的和平中的生活即将到来,她望向史蒂夫的照片,面容悲伤而平静。

此后的事可以作为字幕,或者现代戴安娜办公室里的历史纪念物出现:一战的冲突一直持续到停战协议签订的最后一刻(1918年11月11日11:00正式停战),鲁登道夫在停战前被迫辞职,但是他从未承认这是一场军事上的失败,他和兴登堡都坚称德军是被“背后捅刀”,而仅仅20年后,二战爆发了。

(鲁登道夫真的是相当有意思的一个历史人物,他在一战中的事迹,最后德国即将战败时他的表现,还有他战后的种种行为,让我觉得非常欣赏女侠电影的反派选择,他是一个真实的战争狂人,算是一战德军的灵魂人物之一,所以当我在电影里看到他被女侠一剑穿心还为了PG13血都没流的时候,感到遗憾极了……)


THE END


别打我……我真不是黑,你看,当我写完以后,我自己都觉得这太丧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85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