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12

实话说我自己看了一眼主页的时间线都吓了一跳,上次更新真的是三月吗?

把这章贴进总结的文档里的时候也吃了一惊,6万字了!

妈呀这篇文真是让我对自己与CP的坑品刷新了认知【啥?】

这章我们亲爱的超和蝙都不在线,但是!哈莉真的是肥肠迷人的角色,虽然其实这里有种靠她来带剧情的意图,但能带起这么复杂的剧情真不是随便谁都做得到的呀~ 

从这章开始我们要把前面埋下的线索串起来了,接上的是05章剧情,0607之间的时间线跳跃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则将在下一章中揭开。

我真的,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情节用这样……缓慢的连载来讲述真是对不住大家。就请……回顾一下吧……orz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本章前情伏笔请见ch05-06

一位/很多位下线时间略长的小可爱即将上线

本章bgm (咳咳

==============================================


12


路易斯安那州,泰勒博恩教区,黑据点,贝尔里夫监狱,22时10分。

哈莉·奎因睁开了眼睛。

铁笼四角的射灯悄无声息地熄灭了,更高处的摄像头垂头静默,仿若昏睡的水禽。“X特遣队”的任务已经为她换来了一张床,但此刻她选择仰躺在地面上,夜间照明自高处落下,穿透灰暗的玻璃,被承重结构和防护栏杆切割成方形,均匀地照落地面,涂亮她仍然闭合的眼睑。

她等待着,嘴角有一个甜蜜而漫长的微笑。

光亮消失了。

浑浊的深灰夜色刹那席卷囚室。在这个特定的时间,一盏极高功率的探照灯会转向另一个方向,然后引擎声自四面八方响起,宣告着一次巡逻正在全美最危险的监狱内开始。

嘈杂声中,几不可闻的震动自牢笼里的床下传来。

哈莉·奎因的笑容逐渐扩大了。她带着无声的欢呼从地面跃起,身子扑在窄床上,再次弄乱已然褶皱不堪的冰冷床单。探照灯尚未转回,囚室之中近乎全然黑暗,一方手机屏幕的亮度此时鲜明得近乎刺目——她满意地四顾着,那些沉默的监视器仍然悄无声息。

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新的消息,来自:未知。内容:“你绝对不能错过这个”。

她嘟起嘴唇,发出一声嗔怪的喉音,手指反复摩挲过装涂剥落的按键,最终打开了消息。那是一张很暗的街景图片,在无光的室内却格外清晰:一段令人熟悉的天际线轮廓,哥谭无人问津的港区某处,那一抹剪影显然属于蝙蝠车,她绝不会认错,但她更熟悉图像边缘那个飞出天际的人形——ARGUS的超人肢体扭曲,像是企图抓住一栋残损的高楼。

她确实不想错过这个消息。手机狭窄屏幕照亮她一半的面孔,一时间笑容全然沉寂下去,却又在下一刻绽开得更加鲜明,她终于尖声笑了出来。探照灯的强光在不足一分钟后落回,惨白的光线淹没了黯淡的屏幕,哈莉·奎因在她的床沿上嘶笑着,尖锐的声音反复撞在囚室四壁,牢笼外的监视器依旧死气沉沉。

她一直笑到自己呛咳起来,又伴着暴躁的咒骂和甜蜜的嘟囔重新站起,手机仍捧在指尖。附带图片的信息被关闭,收件箱空空如也,唯二的两条消息都来自“未知”,先前的那条并没有附加文件,只是一行简单的字:“国王死了。”

“国王死了,”哈莉新建了一条消息,轻声哼起某种显然不成调的音乐,选择了自己为数不多的联系人之一,“女王万岁。”

简短的回复几乎即刻到来:“滚开。”

“女王陛下需要骑士。”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黑暗的骑士。”

“比如你。”

她连续发出了三条消息,嘴角仍存着一个模糊又兴致高昂的笑,却不再等待回复。涂有红色甲油的苍白手指将手机塞进了囚服敞开的领口,三秒钟后,铁笼四角的射灯惊醒般睁开了眼睛。


路易斯安那州,泰勒博恩教区,黑据点,贝尔里夫监狱,23时47分。

哈莉听到最外层铁门开启的电铃声。狱警一路走来,荷枪实弹的士兵步履沉重,她自地面跃上牢笼间用床单拧成的吊绳,眼睛好奇地眯起。

他们的脚步听起来前所未有地紧张。

铁栏一道紧随一道开启,编号为B14的狱警例行公事地喊出“C区,老大来了”。作为C区仅有的囚犯,哈莉听出其中与往日的区别。“X特遣队”真正的“老大”刚刚被人甩飞进哥谭的天空里,她隐秘地想,那么他一时半会下不来也情有可原。

“B14:开启首道铁栏。”

例行公事的通报仍在继续,囚笼外的最后一道防护门滑开了。C区的公共照明仍未启用,她在射灯的光圈之中,他们在光外,置身黑暗,沉默蔓延了几秒,一个男声说“后退,她敢有任何异动就崩了她”,于是她更清晰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编号“Alpha01”的典狱长格里格斯在笼外站停,用那种她习以为常的眼神看着她,轻飘飘地问:“你是打算从那里下来呢,还是要怎么样?”

夜里的第二次,哈莉·奎因发出惊喜的尖笑。

“你好呀,好久不见,”她轻巧地从吊绳上翻身落下,颇为无辜地说着,俯身贴上栏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见到你。”

格里格斯的唇边有一个紧张的微笑,他的手指按在胸前的通讯器上,但他尽量甜蜜地说:“甜心,你知道规矩,远离栏杆。”

哈莉的嘴唇贴上了囚笼的隔栏,唇间呵出的雾气使金属变得湿润:“我只是非常、非常好奇。你来做什么,亲爱的?已经很晚了,我的布丁可没什么消息要送来。你来陪我玩吗?”

“甜心,你上个月才把我的六个人送进急救室,没人会陪你玩的。”格里格斯示意开启整座囚室的照明,炫光逼迫哈莉闭起了眼睛,当她重新睁开双目,她看到囚笼外的轮椅。

“我要出个任务!”她开心地大叫起来,笑容绽开得更大了,脸孔几乎探进栏杆之间:“我的超超去哪儿了?他应该来接我的。”

格里格斯盯着她,仿佛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哈莉从那神情后觑得响亮的无措和尴尬。她一动不动地贴着金属,笑容似乎画在了脸上,直到格里格斯遮掩般地按下了通讯器:“Alpha01:电击她。”

电流“噼啪”一响,哈莉·奎因仰面飞出,倒下,像在高速奔跑中撞上一堵无形的墙。

囚笼的最后一道门打开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发色苍白的女人,格里格斯站在那具不断抽搐呻吟的上方,俯身贴近她的耳朵。

“先把你的手机交出来,甜心,你知道我们的协议,否则我是不会放你出去的。”他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清的声音说。

哈莉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瞳孔收缩,那瞪视像是来自一只窥夜的猫头鹰,像是她突然意识到一切正在发生。回答他的是随之而来的一声低沉呻吟:“哦……我把它藏在这儿……”她的手掌沿着胸线起伏,“来找它呀。”

格里格斯面部的一块肌肉跳动起来。有一刻,他的手指伸向了哈莉零散破碎的囚服,那“用后即焚”的标语在仅存的布料上凹陷扭曲起来,但随即他退开了一步,脸上挂着惋惜。

“脱了她的衣服。”他命令道。

第一个执行该命令的士兵断了手臂,第二个险些被一枚藏在头发里的刀片割开喉管,然后两把电击枪先后放倒了哈莉·奎因,格里格斯指挥着士兵将女人瘫软的躯体搬上轮椅,金属探测器扫了一周,除了她发间的另一枚刀片外一无所获。

于是他们离去,轮椅里的哈莉无声无息,额头与下颌都被皮带勒紧、固定,像是要被推进额叶切除的手术室。隔栏依次关闭,射灯重归熄灭,囚笼中的床单下,最后一点光亮慢慢地消失于碎裂的手机屏幕,已发送的消息挣扎着闪烁了一下,“拿到储存器”的字样随即归于黑暗。


地域:未知,ARGUS基地,行动准备室,02时12分。

死射问:“你那些该死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他正在将无数条弹夹塞进腰带和身上所有的口袋里,哈莉早已换上了红蓝两色的夸张外套,正坐在箱子上,对着贴满暴力涂鸦的化妆镜,格外积极地将嘴唇涂得浓郁如血。

“那意味着——”她几乎嘴唇不动地说着,目光从镜中缓缓转向死射那侧,“我要去继承一顶王冠。”

她听起来太认真了,死射还没能回答什么,一个大笑宛如挣脱面具般从她脸上浮现出来,让他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在发疯,我还没听说哥谭出了什么大事——有人烧了韦恩的房子,但那个不算。”

“不,不不不,”她向他倾身,眼睛异常闪烁,“我难道还不够认真吗?”

她靠得太近了,彩妆奶油般的香甜味飘来,死射皱着眉头远离了她,远离了其后一声尖利的不满和一串“嘟嘟”的声响——哈莉将球棒当作枪支架在手臂上,在箱子上轻巧地转了个圈,“扫射”了整屋的人。他叹着气重新靠近装备箱,将改装枪械套上前臂,这时哈莉发出甜蜜的抱怨:“你在怕什么?怕有人听到吗?又有谁能听到呢?你看,超超迟到了。”

死射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也迟到了。”

“我和代班的格里格斯发生了点不愉快,”她委屈地说着,从箱子上转移到死射身边,将下巴搁上他的肩头,贴紧他的耳朵,“顺便,谁送你来这儿的?也是亲爱的格里格斯?给我们手机的格里格斯?我们的超超可从来没在贝尓里夫缺勤过,我们的超超也从来不迟到。”

死射抽开了他的肩膀,任由她的脑袋由于缺少支撑而猛地闪空:“我不相信你,哈莉。要是小丑真的死了,你不会是唯一收到消息的那个人。”

沉默延迟了一秒。他们正被人注视,不仅是自杀小队里那些怪胎,还有在高压警示线后退得很远的ARGUS士兵,但她毫不顾忌地为此发出做梦般的呻吟:“那是超超,超超弄断了他的脖子,我的布丁……”她看起来像是要发出一声抽噎,但在死射再次退开前,一个极为明亮的笑容绽放在她脸上,伴着一颗泪珠滚落她的睫毛:“所以超超迟到了。”

“你在说什么,哈莉?”

“我有一个计划,这计划里包含一个迟到的超人,所以超人迟到了。”

她的声音和神情又不可思议地认真起来,死射的表情像是哈莉在他的喉咙里塞了十只发疯的青蛙。

“等一下,等一下。”她的手开始在外套的口袋中翻找,动作犹如表演,她费了些翻找的力气才从口袋里掏出什么,隔空丢给死射,“你知道这是什么,对吧?”

死射接住了那个物件。躺在他掌心的东西是黑色的,像是发信器或是闪存设备,非制式接口,贴着ARGUS证物收纳系统的标签,却从未真正被某个部门的存储机构验收过。他盯着标签上的日期,那个日子唤起了一些遥远而近乎褪色的回忆,像是蝙蝠侠斗篷飘飞的背影,还有哥谭港区的闪电与暴雨。

“这就是你的通行证了?”

哈莉没有回答。死射盯着她,辨认出一些真正的疯狂正燃烧在她浅色的虹膜之中,远不同于画在脸上的大笑,尖叫和平日里的惹人厌烦。她把一侧的手臂绕在死射的脖子上,那些苍白的发丝下有一点点气息让他想起佐伊·劳顿,死射将其默认为他没有再度推开她的唯一原因。

“这是让我离开贝尔里夫的担保函,”哈莉轻声说,听起来既清醒又疯狂,“那个,才是我的通行证。”

她说着,轻轻掰动死射的下巴,他顺着她指示的方向望去,看到高压警戒线外某个ARGUS技术人员正挣扎着露出一个类似微笑的面部表情。

“那只是个技术小弟。”

“正是我需要的,”哈莉说着,从死射手中抽走了黑色的装置,“因为我现在就要走了,我有一顶王冠,不管你来还是不来,说不定我的骑士正在等我了。”

这是他们之间分享的最后一句话。哈莉·奎因将那枚开启自由的钥匙在口袋中装好,拎起绘满涂鸦的球棒,走向她先前指示给死射的方向。她显然离警戒线太近了,其后的士兵轻微地骚动起来,肯特中士的缺席让他们显得疑虑重重,离她最近的那个士兵正试图让她回到常态的位置去:“退后!”

球棍在半空中划过一个扇形,最终指向了藏在最后的技术人员。

“你——”哈莉甜蜜地说道,“对,就是你,亲爱的,甜心,别躲了。告诉我,现在几点了?”

所有士兵面面相觑了一刻,突然间室内彻底黑暗下去。

然后他们听到第一声枪响。


宾夕法尼亚州,刘易斯堡,联邦监狱,04时59分。

黎明微光前的最后几分钟,爆炸的巨响淹没了整点时刻的报时电铃,电力系统瞬间瘫痪。

穿着橙色囚服的黑发年轻人将几张报纸有条不紊地藏好,然后站起身来。他在黑暗中向前走了一步,在狭窄的空间里伸出手,然后诧异地停了下来:牢房的隔栏一推即开。

不待他做出任何反应,又一阵巨响自放风场地的方向咆哮着席卷而来,轰然地接近了建筑主体。年轻人在冲击接近时下意识侧向闪避,下一瞬装甲车撞开围墙,冲进囚室后堪堪刹住,几乎把他碾在了自由滑动的铁栏门上。

他隔着挡风玻璃与座位前排几张满是纹身的面孔对视。有人试图打开车门,显然金属在撞击中卡住了,接着一根球棒敲碎了狭小的车窗,一只苍白纤细的手臂探出,一个身影爬到车顶,猛地向前一跳,落在变形的引擎盖上。

他们对视了一眼,年轻人先说:“我们见过?”

哈莉·奎因撅起嘴唇:“是啊,是啊,当然了。在贝尔里夫,你不记得了,小可爱?”

“我在那里呆的时间很短。”年轻人警惕地说。

“亲爱的,不要装作我们不认识彼此。”球棒伸出,卡住了正在无声滑动的铁栏,哈莉凑近对方,提了提鲜艳囚服上那双不存在的领子。

“你想做什么?”

“我和你老爸有个不能错过的约会,虽然我还没完成预订。你是订金,小甜心,不管你是好端端的,还是变成一只疯疯癫癫的小烤鸡。”

年轻人的嘴唇抿了起来。最终他说:“奎泽尔医生。”

哈莉尖笑了一声,鲜红的舌尖在牙齿间一闪而过:“你和你老爸太像了,小可爱,这样可不讨人喜欢。”

年轻人显然试图说些什么,但她将手指压在了对方的嘴唇上,微微眯起了眼睛,亲热地揽住年轻人的肩膀。

“叫我哈莉,罗宾小小鸟,我很坚持。”



TBC


*死射deadshot原名Floyd Lawton,Zoe是他的女儿(DCEU Suicide Squad)


是不是在激烈的ch11后发现更新没有超没有蝙没有女神有点懵懵的!

没关系请期待周末即将更新的ch13

记得复习前文哦(*/ω\*)

评论 ( 3 )
热度 ( 164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