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13

显然,这个剧情也是早有预谋的,这章的某些部分甚至是去年这时候就写好了的。

我一直觉得疼痛是好东西,它让故事有了重量。作者不能对自己、对角色、对读者太温和,温和中是难有精彩的。

虽然其实……把这个剧情插叙到这里,绝望感是有所削弱的,这倒不是为了不那么痛,但我们确实希望在此之前就给出10-11章的转折,给出一定程度的超人视角,以防单视角的疼痛演变成对角色的偏见。

到这一章可说利害已经交割得基本清楚,只待一场高潮对决了。

感谢读者陪我们走到今天。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希望大家已经回顾了前情【深沉地说】(没有回顾的话看看ch06也是好的)

如果这章有点痛的话……作者不接收快递。

来一首BGM吧x 一定要在开始看文前打开哦x


=======================


13


蝙蝠侠只做自认为对的事。

而超人说到做到。

 

蝙蝠侠的情报没有失误。他应当庆幸华盛顿尚未全部纳入“城墙”的势力范围,白宫与五角大楼无尽的官僚暂时绊住了阿曼达·沃勒的脚步。入侵警报后的第三天,一趟押运车队在午夜离开ARGUS基地,前往最近的一座军用机场,与之同时,沃勒乘坐民用航班从华盛顿起飞。

毋庸置疑,沃勒在转运她的犯人,试图掩盖基地里的小插曲,但超人在这期间的任务与待命位置悉数不可获知。真正关键的情报失陷在同一个灾难性计划中,缺失的信息和仓促的准备让蝙蝠侠焦虑不安,但他无法放弃这个或许绝无仅有的机会。

漆黑的装甲车在旷野急驰,以期在一段偏僻的州际公路上拦截目标。他不敢去期待更好的时机了,阴云来得恰到好处,阴霾的夜空无星无月,装甲车未露丝毫灯光,蝙蝠侠的视野全然由红外成像提供,装涂有吸光材料的车身宛如夜色波涛中的一股暗涌,几乎融化在黑暗之中。

当熟悉的身形出现在屏幕上时,布鲁斯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这情景像极了他初次遭遇超人的惨剧——成像显示正中的超人正面着轰鸣而来的装甲车,站立如同雕塑,一如上次,不退分毫。

这次蝙蝠侠有备而来。

布鲁斯拨开火控系统的保险开关的手指迅捷稳定,毫无迟疑。然而,当他在面罩下下意识地蹙眉,喉结滑动时蹭过凯夫拉复合材料,微妙的窒息感却徘徊不去。

数十个口径不一的炮口几乎同时升起,显像屏幕上相叠的瞄准光圈依次锁定了前方的人形,他猛然按键开火,而超人只是微微闭阖了双目。

蝙蝠侠无从获知那一瞬后的许多事情。

红外显示屏当先刺眼地一闪而熄,他立即将视线转向车窗,所见的只有汹涌的红光扑面而来,俯身闪避出自本能,他甚至来不及思考自己闪躲的是什么。

当他尽可能地抬头上望,他意识到那是超人的眼睛。

炽热的红光并没有瞄准装甲车的驾驶者。超人的脖颈微转,双目中喷薄而出的强光如狱火扫出狭窄的扇面,一条干净而滚烫的切痕将装甲车上层的钢铁连同大部分枪械平削出去。火光堪堪越过了蝙蝠侠的头顶,红热的金属碎屑如雨四溅,防火材料制成的斗篷和战衣保护了他,但并不能全然隔绝扑面而来的碰撞和热量,更消解不了那一瞬间溢满全部感官的混乱。

我转过身来……他目如火焰。*

一时间他深陷于浓黑与红热之中,巨响与炙烤近在咫尺,他并不相信地狱,地狱却已然具象化在他眼前。

布鲁斯·韦恩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他的眼睑自欺欺人地摒绝了红色的炽光,然而那光热的残像还存留于黑暗之上。削落而去的钢铁被甩抛在粗糙的路面上,几遭撞击、弹跳,最终消于无声。转瞬即逝的寂静抹销了引擎的噪响,也抹销了时间在那一刻的概念,轰然而至的震惊剥落开第一丝裂隙,他的官能与情感尚未重恢于运作,但他仍辨认出舌底与喉间在烟灰中漫开的苦味。

布鲁斯·韦恩熟知绝望。

惯性仍将他向超人的方向送去,蝙蝠侠猛踩油门,引擎发出一声爆炸似的轰鸣,残余仅半的装甲车咆哮着加速直冲。

但超人仍不闪避,也不停留分毫。他一跃而起,徒手将蝙蝠侠连同其驾驶位撷拿出舱。

布鲁斯在陡然悬空中睁开双眼,他短时间内能备好的最强武器与座驾仅余残躯,一路散落的金属仍然红热,火光照出一片战场似的狼藉。超人扯断安全带,驾驶座椅也坠落进正在爆炸的残骸中去,只有蝙蝠侠尚自存活在这个怪物的掌控中,超人正倒拎着他的脚踝,血液沉甸甸地涌进他的头顶。

然后超人向天空飞去。

地面上的火光骤然远去,疾风如刀子般切割面颊,驱散了方才拥塞感官的一切。一时间布鲁斯只清晰地感觉到急骤的心跳,那力度几乎能将胸膛撞出瘀伤。

这太过荒诞,他在内心听到自己的嘶喊,那遍地的残骸就如超人眼中红热的激光般极不真实。血液带着挫败的怒火轰然撞击着鼓膜,事已至此,仅是遵循了本能,蝙蝠侠以超人提他脚踝的地处发力,在半空中凭借腰腿的力量弹身而起,从背后抓住超人漆黑的制服,手套内一个强力电击装置狠狠戳向对方的后颈。

“噼啪”一响,电光闪烁的瞬间超人的身体一僵,肩背的肌肉因疼痛而收紧,飞行的速度也放缓许多。但在下一秒,超人仅是拽动了布鲁斯被钳制的脚踝,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便将蝙蝠侠从他背后撕扯而下,抛向黑暗之中,就如甩去手上的一滴水珠。

滑翔翼在受冲的力道中自动弹开了,不待蝙蝠侠调整任何滑翔姿势,那飞翔的异能者重新迅疾逼近,一只强硬的手抓住了他制服的上缘。

这回布鲁斯看清了超人的面容——那双眼眶中仍然闪着红热,黑暗中只有这两点愤怒的光源照亮他微蹙的眉头和棱角分明的脸。半空坠落中迸出的肾上腺素压抑了恐惧,这景象只让蝙蝠侠的怒火愈加炽烈。

“不!”他咆哮着,“你这恶魔,滚开!”

他抬手再次试图攻击,但这次超人的另一只手轻易地阻止了他。一声撕裂,那只手套被扯下,抛弃在黑暗之中,随之毁灭的是万能腰带与与蝙蝠翼。超人的力量之下,人类与其所有的造物尽数脆弱如纸,蝙蝠侠所能触及的手臂和身躯却都如钢铸般无法撼动分毫。

没有回应,超人伸直提着蝙蝠侠的手臂,继续向深空上升。

进入云层时布鲁斯想起对方说过的话——“无论你再穿上这身戏服做什么,我会阻止你,而且不会再有话可说。”

这就是了,“无话可说”。一时间云层模糊了超人沉默的面容,细小的冰晶和水滴洗刷过布鲁斯全身,寒冷与潮湿将仍跳搏在他胸腔里的情感一一冻结。尚存的震惊和重燃的怒火如灰烬散去,掩饰着的挫败随即崩裂,他依旧听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当他们钻出云层,他却感到死寂般的冷静。

布鲁斯·韦恩明白自己熟知绝望。

超人终于减速直至悬停,云海翻滚在他们脚下,天空却亮了起来。云层之上是干燥稀薄的空气和冷峭的月光,超人眼中的红光不知何时已然熄灭,月明星稀,他的面庞苍白冰冷,轮廓如雕刻般锐利,蓝得惊人的双眼直视着蝙蝠侠。

上一次见面时,超人最后的话是:“蝙蝠侠死了,把它埋了,趁我还仁慈。”

现在他仍不曾说话。

布鲁斯的心跳和呼吸因平流层过低的空气密度而急促,但他发现自己发出一声差点转换为呛咳的冷笑。

“我必须要救他。”他嘶哑地陈述。他必须说些什么,这可能是他最后的话,但他并不期待这座年轻冷漠的神像给予任何回答。

然而超人回应了——一个近乎机械的微小摇头,恰如他用目中可怕的红光摧毁扫射的样子。紧随其后的动作来得太快,布鲁斯甚至来不及揣测对方的意图——他将蝙蝠侠举得更高了些,后者得以在唯一一刻自上而下俯视那双蓝色的眼睛,他看见一对平静而决绝的虹膜。

然后超人空闲那只手抓住他凯夫拉材料覆盖的左膝,手指猛然施力,骨骼脆响与一声惨叫先后落入蝙蝠侠耳中,却又遥远如同幻听。

疼痛和缺氧让布鲁斯坠入黑暗,甚至几秒钟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已不在超人掌心。装备尽数损毁,风声猎猎响在耳边,超人视地心引力为驯化的羔羊,他却无以为抗。方才攫住他的黑暗陡然化作一片白炽,疾风、剧痛和恐惧群起攻来,夺去了他的呼吸。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他的肌肉记忆正试图复刻多年跳伞与滑翔翼训练得来的经验,更深层的本能却狂乱地挣扎着,阻止他的肢体做出增加下落阻力的正确姿势。疼痛在这一切之上尖叫,尖锥般的耳鸣凿进他的脑子里,像是滚烫的洪流与岩浆将他吞没。

他想起他做过一个这样的梦。在梦中,超人目视着他坠落。

耳鸣突然停止,世界一片灰白。布鲁斯·韦恩自夜空坠落,地面一切正戏剧性地在视野中极速放大,死亡诅咒般栖停在他的鼻尖上,对抗重力的最后十几秒化作漫长的时间河流。布鲁斯无法抗拒被自己此生最深切的记忆兜头淹没,耳边的风声里有枪声与尖叫,血滴粘稠地磕落地面,珍珠蹦跳着敲打砖石与地沟盖板。他听到蝙蝠扑翅的声音。

他最后的理性苍白地辩解着:如果他要摔死你的话,又何必多此一举捏碎你的膝盖?

突如其来的加速度印证了那个微弱的声音。

坠落的速度陡然减缓,他完全出乎本能地伸出手去,抓住的却是自己的斗篷——超人仍悬停在他的头顶,一只手抓住了他斗篷残余的根部,阻绝了他的坠落。

心跳震得他喉咙发紧,他干燥地吞咽了一下,未曾从死里逃生中尝到丝毫的宽慰和欣喜。与之相反,超人俯视的目光之下,他在那一刹被拍进恨意的潮水。愤恨使他不能呼吸,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恨——一个以压倒性力量毁灭蝙蝠侠,却不肯用最简单的方式毁灭布鲁斯·韦恩的怪物,还是丝毫无力与之相抗,毫无希望救出迪克·格雷森的自己。或许那一刻他恨着整个世界,他宁愿承认自己一直恨着这个世界,便无必要去探讨恨意具体的分配比例。

布鲁斯·韦恩明白自己还不够熟知绝望。

飞行速度在离地不到三英尺的地处减到了零,他领后那只手也就在此时松开。蝙蝠侠在那一夜最后一次短暂地坠落,疼痛令一切重新变得模糊不清。

 

戴安娜似乎在等布鲁斯讲下去。

“咳,我再见到他的情形你就知道了。”布鲁斯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高领毛衫掩盖了他脖颈上的淤青,但他的嗓音依然嘶哑。

戴安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眼中要求着更多的解释。

“我事先准备了蝙蝠翼——我的飞行器——作为撤退方案,阿尔弗雷德把我接回来了。”布鲁斯的语气越发干巴巴的,“欧洲的手术是因为这个,腿还在,如你所见,我猜我的骨头的确是更好认了些。”

他伸手在操作台上按下一个开关,远端的一个灯箱亮了起来,上面夹着两张X光片,钛合金人造骨骼的轮廓清晰可见。

“偶尔需要抽一下积液,除此之外没什么。” 布鲁斯在戴安娜露出的同情关切神色下偏开了脸,同时“啪”地一声关掉了灯箱。

“总之,我是想说,再遇到的时候,当心他的眼睛。”布鲁斯说着将两根手指在自己脸前草草比出一个“激光眼”的示意。

“那个孩子,格雷森,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换来了蝙蝠侠的一声不及抑制的叹息。

沉默持续了片刻,他重又开始讲述:“我当然还是尽一切可能继续追踪他的消息,但这件事在沃勒落地后的发展……令人始料不及。

“按照沃勒的风格,她会把人弄到一个被世界遗忘的深坑里,榨出他身上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如果那时候人还活着,她或许再给他们装上炸弹,榨取一下剩余价值。但这些全部没有发生,就是那天晚上,她落地后一个小时,运囚车队改了方向,这件事走了正式的法律程序,他们甚至给迪克安排了个律【这个居然也是敏感词啊好过分啊】师。没有开庭,我也没找到机会插手,律【咳…………】师和检方达成了协议,他在间谍罪内被判了个不算重的刑期,但不许假释。三个月后他被送到了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名声还算不错的联邦监狱,整个过程规矩得可以列入司法教材。”

布鲁斯把一个资料夹推过去。戴安娜翻阅了两页,皱起了眉:“沃勒没有提供他窃取机密信息的证据?”

“是,这成了我搞清事情来龙去脉的突破口,”布鲁斯继续说,“我后来发现基地遭入侵并且有人被抓的事传到了沃勒在华盛顿的反对者耳中,ARGUS的超人类资源早已有人觊觎,沃勒的行事风格也不怎么讨喜。她不想被抓到搞非法私刑的把柄,基地被一个人钻了进去已经很失信誉,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出独家机密资源被一个18岁的孩子碰上了手的证据。”

“这……真走运,”戴安娜迟疑着说,“因为事发时她就在华盛顿?”

布鲁斯摇头:“不,我推测这是他做的。”

“谁?”

“ARGUS的超人,来自外星球与堪萨斯的克拉克·乔瑟夫·肯特。”布鲁斯轻轻干笑了一声,然后皱着眉忍住了气流险些带出的咳嗽,“你瞧,想要对付沃勒的人并不会为迪克考虑,他们巴不得沃勒先把事做出来,再去揭她的黑幕。但是沃勒得到了提醒,做出了应对,华盛顿的权力平衡纹丝未动,只有迪克在夹缝里逃得一命。”

一段沉默,布鲁斯又往喉咙里灌下去半杯水,然后继续讲了下去:“后来过了一年多,想必那些人已经忘了这回事,但沃勒显然是没忘。迪克突然被转到了贝尔里夫。我得到消息……十分担心。”

“那是一座特殊监狱,”看到戴安娜疑问的眼神,布鲁斯解释道,“沃勒的地盘,领地,随便怎么说,一个名义上还在司法体系内但她基本上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自杀小队的大部分成员都在那儿。”

“自杀小队?那他……?”

“我想沃勒是有这个打算。就我得到的消息,到贝尔里夫不到一周,迪克就见到了自杀小队的指挥官,但是之后没多久,他又被转回宾夕法尼亚了。”

“这是因为?”

“……自杀小队的指挥官,你今天已经见过他了。”布鲁斯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脊背在座椅上压出一声叹息。

“是个很擅长迫使世界如愿而行的男孩。”过了片刻,戴安娜·普林斯评价道,布鲁斯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她腰侧的真言套索。

突然响起的通讯提示音为布鲁斯省下了回答的心思,他按下接听,阿尔弗雷德声音响起来:“我觉得你该看看这个,先生。”

操控台前多面屏幕中的一面暗了下去,随即闪出了一个播放窗口,模糊不清的视频播放起来:哥谭港未明的天空中,一道光柱将蝙蝠徽记投射在薄云之上,蝠翼半面蓝色而半面发红,随着云朵流动透着些许诡异。

“什么时候?”布鲁斯问。

“就是现在,一分钟前蝙蝠灯亮了起来。”

布鲁斯看了一眼屏幕角落的时间显示:06:23,还有不到半个小时日出。

“她动作也太快了些。”他低语着站了起来,转身向装有蝙蝠侠制服的凹室走去。

“谁?”戴安娜在他身后追问。

“自杀小队的哈莉·奎因,阿卡姆的哈林·奎泽尔医生,在贝尔里夫有单间的罪犯,小丑的疯子女友。”

他的声音一度消失在旋转闭合的装备室门内,片刻后黑暗骑士时隔两年第一次全副武装地出现,声线换作设备处理后的另一种喑哑低沉:“看起来肯特中士没有回去报到。我不知道哈莉·奎因发觉了多少,但我猜我知道她想要什么。”

 

TBC



 *启示录1:12-1:14

And I turned to see....his eyes were like blazing fire.

*上次我们遭遇了driver作为敏感词,这次是lawyer呢……


*突然想说,写到这里算是把之前的线索都解完、理完啦,后面就是新篇章了。更新时间间隔确实比较大,这里说一下,虽然章节数已经到了13,但本文时间顺序来看的话是ch06-13(前半部分)-07-08-09-10-11-12-13(后半部分)。读完这章心里痛痛的大家可以重新看一下11

评论
热度 ( 128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