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BVS】【S&B】Must There be a Superman? 【1】

虽然这篇文的开头很像是个亨超黑化的奇怪展开,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它是个后BVS脑洞。

不长,我也说不清什么向,分级大概是PG?

来张图帮助进入情绪



1


超人来了。

他高悬在空中,红斗篷在雨中垂落,被闪电照亮。

布鲁斯鼻孔间哼了一声,永远都是这种最傲慢的出场方式。

然后超人让自己直直落在地上,溅起一片泥水,砸落布鲁斯心中的几分紧张。位置刚刚好,顺利的话他会走过两个预备好的机关,让自己得以观察他的反应,同时或许找到机会使用那真正有效的攻击。

“哇哦,我在这儿。”蝙蝠侠低沉冰冷的机械声音从变声器中透出。

但超人没有回答,他开始缓步走近,雕塑一般的身躯迈着近乎完美的步伐。

布鲁斯随之慢慢后退,趁机活动着自己在冷雨中站得久了有点僵硬的四肢,他默默数着超人的步伐:第七步的时候他会踩到超声波机关。

五,六,七——

超声波触发了。但同一秒钟内超人猛然出现在他面前,那张被雨水洗得冰冷俊美的非人类面孔距他自己的不足一英尺远,超人的双眼是闪电一般的蓝,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在布鲁斯注意到之前,一只同样苍白完美的手掌按上了他的胸甲。

他甚至来不及因为这突兀的接近而后退,就意识到在一个巨力的撞击下,他穿着沉重甲胄的身躯向后飞去,没有任何做出反应的余地,巨响和沉重的声音,失控的身体平衡,他被抛出了至少十五英尺,又在地上滑出了好远。

他挣扎着抬起头,再挣扎着支撑起身躯站起来,超声波还在超人身后响着,但中间只有跳动的雨水承受着压力,而机枪甚至没有触发。他太快了,这异星怪物。

超人还站在布鲁斯刚才的位置上,然后他微微浮起,脚尖几乎贴着地面滑了过来。

至少这回他的速度还让人能看得到轨迹,但依然没有留下任何做出反应的机会。他听到甲胄撞击在砖石上的声音,令人眩晕疼痛和速度,他被这股无法抵挡的力量推着撞进了建筑物,接着又从屋顶撞出来,直至一道熟悉的光中。

蝙蝠灯,从这个角度看倒是第一次。

然后他看到蝙蝠灯猛地逼近,他的铠甲伴随着金属与玻璃的碎裂声熄灭了那灯光,接着撞碎了屋顶的一角,终于静止下来时蝙蝠侠发现自己身子堪堪挂在屋顶边缘,俯视着大雨和砖石的坠落。

他等待了半秒钟那最后一击到来,现在那氪星人恐怕吹一口气都能把他推下去了。但是一秒钟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于是他大口吸气,然后用尽全身的力量站了起来,这本身并没有那么艰难,铠甲还没有什么严重的损坏,机械助推着他的每个动作,但他要起身面对的是那个比子弹还快的外星人。

他转过身时看到超人正缓步走近,每一步都用他完美的肌肉线条书写着压迫力。布鲁斯终于有机会做点什么了,他扔出烟雾弹的时候内心明白对方有无数机会可以阻止他,他浑身疼痛,动作慢得连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但他到现在还没死,超人总归是留了手。

那么还有机会。

浓烟遮挡住超人身影的时候他没有时间去观察对方的动静,他以穿着这身铠甲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移动到了房顶的另一侧,拿起了装着自己最后希望的榴弹发射器。

他没来得及端起它瞄准,超人再次以瞬移一般的速度逼近了他,他的双脚离地半尺,悬停着俯视蝙蝠侠,面庞被蝙蝠侠的白色目镜照出锋锐的轮廓。

“那是什么?”他第一次张了口,声音冰冷就像他大理石一般的面容。但同时他的双眼亮起了红光,布鲁斯暴露在面罩下的半张脸感觉到了热量的辐射,榴弹发射器在他手中炸裂了。

绿色的烟雾腾了起来。

这和计划中的不太一样,但布鲁斯立刻做出了反应,虽然氪石辐射对人类似乎没有影响,但那为令人吸入设计的气溶胶对人体也没什么好处。他松手扔下了滚烫的、扭成一堆废铁的榴弹发射器,急速向后退开,掏出呼吸器塞进嘴里。

绿色烟雾勾勒出空气的流动,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自己卷起的尾流。超人绝对没有在呼吸。

如果不是嘴里还有呼吸器他一定会咒骂出声。

但这玩意靠的是辐射,还是会有效的,必须有效。

有效了。

透过正在变得稀薄的气溶胶,他看到超人落在了地上,身形痛苦地佝偻起来,那张雕塑一般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超人隔着半透明的绿色瞪视着蝙蝠侠,他的绷紧的脸上透出愤怒,但是他并没有冲过来攻击,而是开始撤步后退,步伐歪歪斜斜,却没有要倒下的意思。

知道这一刻不能耽误,布鲁斯冲了上去,铠甲里的机械轻响着,助推着他的步伐与拳头,达到普通人类所绝不能有的速度和力量。第一拳,他直直击中了超人的胸膛,后者鼻间发出吭的一声,跌跌撞撞地倒退。布鲁斯紧紧撵着他继续攻击,超人没有格挡也没有闪避,只是不断后退……终于,他被沉重的一脚抛起,狠狠砸在屋顶一片玻璃与钢架覆盖的屋脊上。钢架的吱嘎声中布鲁斯借着腿甲的助推跳了起来,向那来不及起身的外星人砸去,沉重的甲靴踏着超人的胸膛,两人一起穿破了屋顶坠落在荒废的建筑里。

但就在他们落地的那一瞬,布鲁斯看到超人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小腿。甲靴在他手指间挤压变形,布鲁斯立刻惊恐地意识到这力量绝非被氪石削弱后的水平。超人拎着他从他脚下翻身跃起,轻松得像是自己胸膛上站着的只是一个几乎没有重量的乐高玩偶。

当布鲁斯从短暂的晕眩中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丢到了另一个房间,超人正站在墙上那个用他砸出来的大洞的另一侧看着自己。

呃,恐怕现在他们离那点儿氪石微粉的辐射已经太远了些。

布鲁斯艰难地抑制住自己颤栗的吸气,他挣扎着爬起身来,逼迫自己紧紧盯着墙洞另一边超人看起来毫发无伤的身形,他起身时一只手不自觉地在身前架起防御的姿态,另一只手移向腰间的另一颗氪石烟雾弹。超人微微偏了下头,薄唇间现出一个冷峻的微笑。

“你刚刚浪费了唯一的机会。”他说着悄然升起,然后整个人撞过了墙洞,红斗篷在飞散的碎砖块间翻涌。

布鲁斯甚至都没有时间好好体会恐惧,他赶忙猛地扑到一边,居然闪开了这一击,看来超人的速度还没有完全恢复?他闪过的这拳砸在了墙上,打出了一个几乎够再把布鲁斯扔过去的大洞。布鲁斯不无慌乱地又退了几步,他知道这算不上太好的时机,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大约再也不会有机会了。他猛地拔掉保险针,徒手扔出了第二枚氪石弹。

超人轻巧地抬起一只手捉住了飞向他的烟雾弹,然后立刻以人类视觉根本无法跟上的模糊速度将它从面前的墙洞里丢了出去,布鲁斯听得到它在墙壁另一侧爆炸和释放气溶胶的声音,但那绿色的烟雾不会飘到这里发挥它的作用了。

不,他从来都没有过机会。

然后超人证实了他的想法。他所知道的下一件事是超人用一只铁铸一般强硬的手捏着他下巴上的护甲,举着他再次穿透了屋顶。两秒钟后他在强烈的晕眩中重新回到了暴雨未歇的天空下——不,是天空中,他现在悬空在曾经被蝙蝠灯照亮的云层下,他感到自己的脖颈与下巴被变形的护甲压迫着,他不由本能地抓住超人的手臂,以避免全部体重都挂在脖子上。

一道闪电在耳边炸响,他觉得皮肤上爬过一阵颤栗,一臂距离外这天外降临的神祇的脸被电光照得苍白刺目,他的表情恢复了石雕一样的平静,冷冽的蓝眼睛注视着手中失败的人类斗士。

布鲁斯开动着没被捏坏的那侧腿甲的助推器,抬脚狠狠踢在超人展现着完美肌肉轮廓的腰腹间。撞击处发出钟声一般的金铁之音,而他听得更清楚的是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他自己的身体因着反作用力危险地向后荡去,却没能脱出钳制着他脖子的力量,钢铁之子的身躯和手指都纹丝未动。

“如果我想的话,你已经死了。”超人说,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谈论天气。

“那么我为什么还活着?”布鲁斯挣扎着怒吼起来,“为什么!你那足以把我烧融的该死的激光眼呢?”

“好问题。”红光开始在超人双眼中显现。



TBC


我对DCEU hard模式下纠结的亨超爱得深沉

但这与我想看他技能全开不矛盾

就让我放飞一下


【2】

评论 ( 4 )
热度 ( 51 )
  1. 老司机们的好伙伴来自中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2. 老司机们的好伙伴来自中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