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分析】Clark, Kal和Superman,此消彼长?

有一天,群里有个小伙伴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原话quote):

现在的话,mos+bvs,酥皮是比较认同他克拉克的身份还是大超的身份?【我今天看书,看到这两身份的认同历史上一直是此消彼长的形式

 

如果没有人这么问我还真的没这么思考,但这么一问之下,我有了答案。在此想针对MOS+BVS分析一下,Clark,Kal-El,和Superman,这三个名字,身份,甚至于某种程度上的人格,是怎样在这个角色身上发展和融合,又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的。

简单的此消彼长,远远不足以描述它们。

感谢群友们提出问题,一起讨论,让我得出了以下的观点。这些观点针对MOS分析而来,有些可以推广到漫画和其他超人故事中,有些不能。这篇文章总体来说还是相当主观的,是我的看法,不代表官方,不代表亨超,不代表客观真理。


=========================


很多时候人们会简单地总结为,Clark是个人类,Kal是个氪星人,而Superman是那个英雄。但不是这样的……下面我们细掰。


MOS的非常特别和详细的氪星设定里,从出生Kal就与他所有的同族都不同,他是“数百年里第一个自然出生的氪星人”,后来Jor-El把Codex注入他的细胞中,“一个流亡者的身体里带着上百万人的DNA”,他被寄予传承整个氪星种族的期望,更重要的是Jor-El期待他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拥有选择,希望,自由意志。

Kal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氪星人。



而当他来到地球,他得到了第二个名字,Clark Kent。但是这个孩子也从来都不同于任何一个人类,他的养父母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普通孩子培养。

乔纳森:你是那个答案,儿子,你是“我们在宇宙中是否独一无二”的答案。

玛莎:有关你的真相是美丽的,我们第一眼看到你的那一刻就知道。我们知道有一天,全世界都会看到这点。

乔纳森一直都认为Clark来到地球是有意义的,并且他鼓励Clark去寻找这种意义,他从来都不希望Clark真的将自己的与众不同隐瞒一辈子。他只是明白,直到他死的那个时刻(Clark17岁,那个备受批判的龙卷风Scene,对此可说的太多了,以后有机会单独说),世界没有准备好,Clark自己也没有准备好,他还不明白那个意义是什么。

即使是在肯特夫妇还完全不了解Clark的特殊能力可以强大到什么程度,他们不知道他力量的极限,不知道他能飞行,但这时候乔纳森已经说“你得决定你想要长大成为什么样的人,Clark,因为,不管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品格好或是坏,他会改变世界。

Clark从来都不是一个平凡的人类,他基本上就没怎么过上什么普通正常的日子!他是一个知道自己不同身边的所有人,但却不知道这意义何在的外星人。但同时,感谢肯特夫妇,他被培养成了一个好人。他只有一个自己几乎完全认同身份:玛莎和乔纳森的儿子。但在他烦恼的时候,在他青春期叛逆的时候,他和父母还是会有收养关系中再常见不过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不是我父亲,你只不过是在地里捡到我的人。”(注意其实这句他说出口就后悔了,Clark终究还是好孩子啦~)

然后是他的寻找之旅,如果我们理解为Clark上过大学(不然申请到一份星球日报的工作怕是没那么容易),而MOS主线剧情发生的时候他33岁,那么他的旅行往长了算,可能有10-13年之久。这旅途中他是Clark么?他都不用这个名字……他是Greenhorn(新手,绿皮,菜鸟),是Joe,是(露易丝的台词)“对有些人来说,他是个守护天使,对另一些人,一个神秘人,一个从来都没能融入的鬼魂。”

这个“从来都没能融入的鬼魂”是对他这一时期状态的最佳注解。他没有一个明确的自我认同,他是一个在寻找的人,但是他甚至不太清楚自己在找的是什么。他来自外星球,但他只能在地球上游荡,寻找自己的身份和意义。他这时候不会飞,地球对他来说也足够大,我不怀疑他一度会非常沮丧、茫然,甚至于烦闷恼怒,我觉得这是他砸了一个很蠢逼的普通小混蛋的大卡车的原因之一,那个最终找到自我的超人大概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然后,他终于找到了。

在Scoutship上他见到了自己的生父Jor-El(的全息投影),知道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字Kal,他知道了他来这里的意义,他是一个幸存者,携带氪星的希望,也被寄予希望能够成为两个文明之间的桥梁,引导人类“随他走入阳光”。

他穿上了来自母星的制服,他胸前佩戴上了自己家族的盾徽,并知道那代表着希望。他以与走进去时一种全然不同的姿态走出那艘飞船,他面向阳光,准备挑战自己的极限,然后第一次学会了飞行。


这段初次飞行简直美妙极了,我的天啊他笑起来那个开心!他不光是为飞行本身的速度、自由和力量感而喜悦,他这一刻终于找到了意义。ClarkKent和Kal-El在同一时刻,从某种程度上完整了。他是一个与众不同却知道自己意义何在的人,他不同于地球人,不同于氪星人,却同时认同作为两者的价值,也因此而自由,因此而强大,因此而欣喜。

 

我想如果这之后,Zod一伙没有来地球,超人也很快会出现在人类面前。他回到玛莎身边,告诉他自己的发现,但也同时保证自己不会离开。他在一段时间的思索后,很可能会认为,他准备好了。这时候如果他来到人类面前,他是作为那个既是Clark也是Kal,并因为这两种身份同时存在而完整的人而来,他终于能够像乔纳森所希望的那样“自豪地站在全人类面前”。

但是,他被剥夺了这个机会。


其实Zod那个全球电视声明,简直体现了他极高的智商和强大的战术素养,用一个特别宫斗剧的词儿来形容叫做字字诛心:

我叫佐德将军,我来自一个遥远的世界。我在群星中寻找了很长时间才来到这里。这个星球上隐藏了一位我的公民,有段时间了,我要求你们把他交给我处置。由于未知原因,他选择对你们隐藏自己的存在。他会努力融入你们,他会看起来像你们,但是他不是你们中的一员。对你们中知道他所在的人,这个星球的命运掌握你们手中。对Kal-El,24小时内来投降,不然就看着这个世界承受后果吧!

【请不要介意我的翻译……】

Kal-El的存在对全人类公开了,而且在Zod强烈的暗示下,所有人都会预设他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潜伏者,一个罪犯,一个外星间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他来到人类面前的时候,也只能以Kal-El的身份。或者说他以那个完整的自我来到人类面前,但他所能展示的,人们眼中所能接受的,却也只可能是Kal-El。

从某种程度上Kal-El是一个非常私人的身份,他有着独立于人类之外,也独立于氪星人之外的立场,当他与人类对话的时候,他可以也需要站在这样一个立场上。他一个人,面对我们全部,但我们是平等的,Kal-El对地球没有人类意义上的公民义务,他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实体。他没有Zod那种高等文明的优越感,但他以这样独立的立场面对任何一个或者一群具体的人的时候,还是会显得姿态有些高。你可以说他站在半空中,红斗篷飞扬,身后的阳光照得人仰头看他都需要眯着眼,感觉很傲慢,但他需要以这种高姿态来向人类强调他独立的立场。

反正人类文明已经知道我是外星人,视我为异类,那么我就以这种姿态出现,我不从属于人类文明,你们控制不了我,但我是你们的盟友,而我比你们全世界加起来更加强大。



Kal-El的这种立场,与他对Kal这个身份的认同,并没有降低他的人性。至少在DC的宇宙设定中,人性可不是什么地球独有的东西,即使在氪星那个人人都被基因编码的社会,也有这么一个家伙对星球毁灭的应对措施是生个孩子!这是怎样一种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在这个宇宙中,情感与道德在相当大程度上是相通的。

(看看那堆五颜六色的灯团吧!)

他没有因为作为Kal而去人性化,只是他的视角要远远高于、广于一个普通人。

而且Kal是孤独的,没有人,无论是地球还是氪星,没有人和他一样。但也正因如此,他可以面对整个世界,而不是局限于世界的一个角落。

他这种孤独是最终形成超人符号形成的重要元素之一,BVS里他制服胸口有这样一句氪星语:在我们孤身独处之处,其实全世界与我们同在。



刚刚已经提了一句超人符号,这会儿我们来谈Superman!

Superman,是人类给他的名字,这个名字背后,是Kal与全人类互相作用之下产生的一个符号。它代表人类对他的理解、认知、期待,而因为这个认知中对他力量和善意的认可,他接受了这个符号对自己的定义。

这里想提一下这个镜头,这是在Lois第一次提出“Superman”这个说法之后,Swanwick将军告诉他,自己得到命令将Kal-El交给Zod的时刻。他的神情是有点细微的失望的,Kal在审视双面镜背后的人类,也在第一次面对作为Superman的自己。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Superman是抽象的,后来,在这个抽象的概念之上,进一步又出现了Super hero这个概念。超人是第一个超级英雄,在DC宇宙之内外都是如此。

他对Superman这个身份的认同,代表了他自身在人类中的意义的认同,他愿意竭力让这个符号具备积极的意义,为世界带来希望和激励。但Superman能否是这样一个他所想要做的符号呢?这不仅取决于他,也取决于人类,这个符号因他与人类的相互作用而产生,也会因为这种作用的变化而发展,成熟,或者崩溃。

这也正是为什么在BVS中他会说“Superman was never real”,他不是不认可自己的真实性,他是在质疑这个符号,在那一刻,他感到自己无力让这个符号成功地建立。

这个符号本身的成长,是BVS整部电影中一条最粗壮的主题线——在DCEU中,这个符号的建立不再是理所当然,而是颇经过一番人类与超人间痛苦的磨合,甚至让他付出了生命。

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现在的重点是,在MOS的末尾,Superman这个符号初步建立了,并且总体来讲被人类与他自己所认可。用Dr Awkward的话说,超人与人类的关系,在MOS到BVS之间这段时间,进入了一个蜜月期XD


然后,这个分析还没讲完,这时候,我们要回到Clark Kent了。

事实上,正是因为对Kal和Superman的认知和认同,让Clark完整了。那个寻找意义的流浪者是不会走街串巷采访记录寻求媒体的正义的,只有当他接受了自己的不同,知道了自己的意义,获得了那个Kal的独立立场,拥有了那个可以让他善用自己力量的超人符号的时候,Clark才终于可以做一个社会的,完整的人了。

这个不再流浪的Clark不是他的一个伪装,而是他人格的重要部分,是他世界观的重要延伸,他在意记者职业所意味的能力和责任,也在意通过这个身份所获得的认同和羁绊。


从此他不再是一个“从来都难以融入的鬼魂”了。

而他对Clark这个身份的认同的特殊意义在于,Clark是有同伴的,他与周围的人紧紧相连,作为Clark,他有母亲,有Lois,有一份工作。他不必像思索Superman的意义那样迷茫Clark应该是什么样的,Clark是儿子、爱人、记者、朋友,这些身份都是早有先例可循,他可以轻易而舒适地进入角色。这种与具体的人的羁绊也同时让他的另外两层身份更完整和稳定:如果他只有独立于人类之外的广博大爱,那么这种爱也同时会是最大的冷漠。

 

在这里忍不住提一些和DCEU不太相关的,各种官方的“超人黑化梗”中,例如不义,常有他希望被称为Kal而非Clark的情节,这绝对不是说Kal是他人格的阴暗面!这种……我会描述为Kal这个身份本来就有的那种孤独,因为失去了作为Clark而建立的某些与人之间的羁绊而被放大了。


结论:这不是什么此消彼长,他并不人格分裂,他的三个身份彼此依存和彼此完善。

评论 ( 11 )
热度 ( 128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