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译】【DCEU】塞翁失马 2-3

一个以MOS为基础的Elseworld故事:如果在龙卷风中克拉克去救了他父亲,故事可能会怎样展开。


这是个听译的音频故事,原作者Man of Steel Answers播客的host,Dr Awkward。我已经发了消息要授权,但是暂时还没得到回复。

原版在这儿http://www.manofsteelanswers.com/40-storytime/

英语好的朋友我非常推荐直接去听原版,他讲得可棒了!!!


第1段戳这里


2(13'09'' - 19'46'')

第2段主要由@阿紫 听译,有人一起干这个活就进度快多啦~ 

龙卷风导致的一半的人员伤亡都发生在龙卷风过去之后。断落的高压电线,损坏的煤气道,不安全的建筑结构,破碎的玻璃,泄漏的汽油,这些都可能造成后续伤害。汽车被砸烂,高速公路倒塌,就算你可以启动汽车,也冒着汽油起火爆炸,轮胎在尖锐的玻璃碎片上行驶,开到开放的电线上或是压过因受伤而无法移动的人的风险。

收音机重复说专业人士正在以最快速度赶来,幸存者应该原地不动等待救援。

尽管克拉克非常希望乔纳森可以尽快得到医疗救护,他知道他没有办法把他安全地带到任何地方,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虽然他已经17岁,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医院里是什么样,更不知道在这偏远之处应该去哪儿找一家医院。

人手一个的GPS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他还不知道怎么飞行,也没有闪电侠的神速力,所以他无法简单地把乔纳森带走,而不用面临后续影响。所以他们只能在路上等待救援人员到来。

时间在过去,人们开始在周围行走活动,试图从车上找回财物,但他们都避开克拉克一家。他们绕过地上的碎石废墟,来往于公路和天桥之间,却一直绕开肯特一家。就像是另一条时间线中,氪星人来到小镇主路上时,或是黑零号降落点附近人们的表现。

“他……他还好吗?” 是那个乔纳森帮助过的母亲,她的孩子还在她的臂弯里。她看上去矛盾又紧张。

玛莎无声地点了点头。

“他帮了我们。我……我们……我们都看见……你儿子做的了。有人在谈论它,呃——他,” 她改口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 

他们互相点了点头,回到等待中,担忧着。

在1997年,手机移动网络已经出现,虽然肯萨斯的信号非常糟糕。X档案正在播第四季,黑衣人是年度获利第三的电影。外星人和政府阴谋论处于美国的时代潮流中。

现在,这些目击者不是和克拉克·肯特一起长大还刚被他从死亡中救出的孩子,这些人是成年人,陌生人,本已因自然之力而充满恐惧,却看到了一些更离奇非凡的东西。很不幸,这组人性的样本中确实包含了偏执与恐惧。看到了克拉克的超自然能力,一些目击者立即开始制定策略来尽快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他们中的一些人有移动网络和民用波段无线电,已经开始把话传出去了:某种非人类的存在在他们之中。

在(另一条时间线的)2016年,布鲁斯说,“哥谭20年,还剩下多少好人?” 

所以1997年,蝙蝠侠刚刚完成他作为带着面具的义警的第一年,这一年他表现不算出色,充满了笨拙的第一次,并从错误中吸取了无数教训。

但这第一年对哥谭造成了扩散到全世界的重大冲击。 被推翻的黑帮首领带落了他们牵系的政府高层人士,被搅乱的哥谭市军火、毒品和卖淫市场造成了国际性的影响。被破坏的根深蒂固的犯罪组织有他们自己的政府联系,有的也与其他国际势力有着或敌或友的关系。

一个重要口岸城市里的一个独自行动的打击犯罪的义警,让华盛顿收到了报告。

在低语、交易、晚餐会和握手中,最终让一位野心勃勃的阿曼达·沃勒被交予了指挥ARGUS的职位。

如果这个蝙蝠侠要成为一个法律之外不受规则制约的私人武装,那么他们也得建立一个隐形的应急体系。沃勒如同是Mulder和Scully(X档案的主角),身后还有一支无责任的突击队。它拥有如同黑衣人的隐秘性和否认权,却没有黑衣人那种人性与幽默感,当ARGUS想要被忘掉的时候,她不会给你看一根闪光的棍子,而是往你脑子里射一颗子弹。

迄今为止,ARGUS主要专注于收集情报,一项随着蝙蝠侠愈发经验丰富,难以搜寻而愈发困难的任务。因无法拿出有用的结果,这个组织和他们的资金都存于危险之中。但ARGUS永远注意着,聆听,等待任何不寻常之事的蛛丝马迹。1997年,ARGUS开始收到关于堪萨斯的报告,沃勒仓促纠集起她的人手。

“妈,醒醒,我们到了。” 龙卷风停止的几小时后,克拉克和玛莎在他们家门口的车道上。

救护车只有地方来容纳伤者,所以克拉克和玛莎都无法跟着乔纳森。介于他也不是什么重要人士,救灾人员也让他们不要再烦医院,直接回家吧。

救灾人员把幸存者都带到一个公交车站来让他们找到交通工具。在那里,玛莎给一位教堂的姐妹打了电话来接他们。

“你确定你什么都不需要?” 

“我们没事,我们会休息一会儿,我们会等在电话边,如果有什么事发生,我们有卡车可以开到医院去。” 

“那好,我们为乔纳森和你祈祷。” 

这位朋友开车离开后,玛莎开始慢慢从车道上走下来,克拉克阻止了她。有些事不太对劲。

他的紧张又提起了,他展开感官。他平时所屏蔽的世界的喧闹对他开放,他可以听到周围一切声音。他的X视线的一扫也证实了同样的事。

“发生了什么?我们被包围了。” 

通过他的听力,他可以听到一个小队的无线电交流,一个女人的声音正在下命令。

“用镇定剂。” 

克拉克感到脖子后面一痛,玛莎因为被击中而惊叫,她的身体开始摇摇坠坠,克拉克接住了她。

“克拉克!快跑!拜托!” 她在昏倒之前挣扎着叫道。

他感到第二,第三次射击,试图把他放倒,却依然从他皮肤上弹开了。

这个克拉克已经错了一次,并且已经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而身心疲惫。他已经为了去救他的父亲而牺牲良多,尽管母亲如何请求,他也不打算抛弃她。

在这个时间线和这个情况下,他仍缺乏情感上的意志来为了世界而做他父母要求他做的。他只能想到自己失去他们的痛苦。 



3 (19'46'' -25'39'')


克拉克的双眼闪出红光,  将一个狙击手手中的步枪击落。然后他跳向那个人。

“Ten-hut! Weapons free! ” (注意!允许射击!)一个恐慌的战斗组长喊道。而克拉克开始一个个跳到士兵身上把他们打倒。他们在他的红外视觉中都鲜明地闪亮着,很容易发现和击倒。士兵们疯狂的射击,而克拉克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移动着。

“停手!我没有下这样的命令,停火!停火!”沃勒大喊着。

一个这样的活样本比一整支队伍更有价值!

“住手!” 沃勒不希望它中弹而死,但克拉克依然中了弹,而他生平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能防子弹。他17岁的大脑里开始出现一个疯狂的计划:他会打倒所有的士兵,然后带她妈妈爬上卡车,然后开走它。但他的好莱坞式逃脱计划被一个清晰地喊着他的名字的声音打断了:

“克拉克·肯特,住手,否则杀死你母亲!”

克拉克停了下来,他看到沃勒掌握着他母亲的身体,手里的抢指着她的头。

他的双眼开始不自觉地放出红光。

“转开眼睛,关上那玩意!除非你想要她死!”

克拉克这么做了,但他内心狂怒着:“你以为你能威胁我母亲?”

“你以为你比子弹还快?也许,但我的人在医院里,三层西侧308室,如果我们不回报,他们会带走乔纳森·肯特。”

克拉克感觉自己在坠落,他竭尽全力保持冷静,他眼中的红光熄灭了,他举起双手,一个全球通用的投降姿态:“你想要什么?”

“孩子,我们是来招募你的!我们是好人,山姆大叔需要你。”

克拉克思索了一下,然后转向她:“那你不能——”

两声枪响打断了他,那个紧张中发出射击命令的战斗组长胸前出现两个弹孔,倒了下去。

“我刚刚因为他不听命令射了我自己的人两枪,你以为我会不敢杀一个涉嫌收容对威胁到国家安全者的叛徒么?”

“不,不……我会合作的。”

“很好。”

那个战斗组长呻吟起来。

“他会没事的,防弹背心。告诉你了,我们是好人。”

整个肯特家的农场都被翻了个底朝天,最终他们发现了克拉克到来时的飞船和主控钥匙。这飞船让克拉克来自地外的事实昭然若揭,立刻,事件的等级提升了。

乔纳森·肯特成了一个潜在的无价的重要情报来源,他得到了最佳的医疗救护,最终完全恢复了。与此同时,克拉克落入阿曼达·沃勒掌中的新生活开始了。

第一步,是审问:你从哪来?这儿还有和你一样的人吗?你想要什么?你为什么在这儿?你有什么目的?

无尽的审问让人意志衰弱,但确实获得克拉克人生相关很多信息。终于满意地相信了克拉克和他的家人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第二步开始了,测试。

乔纳森一直都只希望克拉克安全,所以他从来都不知道克拉克能力的极限是什么,但沃勒需要知道她的资产的价值。测试进行得详尽细致,他们要保护这一资产,但也要考虑如何能控制它——如果它失控的话。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被包裹在爱国主义与法律的外衣下。他们愿意赦免乔纳森和玛莎收容克拉克的罪责,只要他继续合作,如果他好好回答问题和配合测试,他们最终都会获得自由。

与此同时,这些测试会帮助他们找到地球上任何像他这样的人,而如果能知道他不是一个人,能见到什么告诉他更多答案的人,这难道不令人激动么?

而且所有这些测试和相关的科学发现会有有助于美国的利益,促进科学与医药发展,让士兵能安全地回家,让病患有机会得到救治,克拉克留在这里,而不是在一个农场上浪费生命,是为国家,为全人类做出了多么大贡献!而且所有这些测试和相关的科学发现会有助于美国的利益,促进科学与医药发展,让士兵能安全地回家,让病患有机会得到救治,克拉克留在这里,而不是在一个农场上浪费生命,是为国家,为全人类做出了多么大贡献!

沃勒为了让这个少年人的思想接受这一切,使用了最最强大的思想操控技巧。

而接受之后,就是征募。

克拉克可以做到更多,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研究对象,如果他能够接受训练并保持忠诚,想象一下他可以成为怎样的特工!克拉克被引导着意识到自己发挥了重大作用,而如果他能做一个好士兵,他还能更多地发挥更加重大的价值。

尽管这样做的主要原因依然是沃勒囚禁了肯特夫妇并威胁随时可以起诉他们,克拉克发现训练让他获得了自信、力量和使命感。他能成为一个好士兵,而从一开始,他只是被指派去进行营救任务,或是使用他的超级感官获取情报,这样的机会让克拉克得以见识这个世界,而拯救生命让他感觉自己在做正确的事。

沃勒命令他营救行动人员和获取非常重要的关键情报,在某种扭曲的程度上,沃勒对克拉克来说成了一个既像是导师也像是主人的角色。任何时候如果克拉克有所怀疑,对肯特夫妇的控制和并没那么隐晦的对他们生命的威胁就会提醒他不要越界。

在克拉克经历这一切转变的时候,沃勒也同样忙着转化ARGUS。抓到并驯服了一个外星超能生物,找到了一艘外星飞船和数据盘,让沃勒成了一个明星。她的价值、权力和资金冲天而起。这让她得以比另一个时间线中提早15年开始了对超人类调查、捕获和研究。她的对手开始窃窃私语:超人存在于人间,而且他是个美国人。

沃勒意识到,超人类军备竞赛是如今的新前沿,而如果她不稳固地占领制高点,竞争很快就会开始。从国外,也从国内,威胁挑战着她的特工超人,或者甚至会想要把克拉克从她手中偷走。她需要更多超人类。

所以某种版本的自杀小队更快地集结起来,有逆向工程所获取的氪星技术的辅助,也有随时待命的克拉克,作为一个无法阻挡的终结者。


===========

TBC

 @fakescorpion 非君正在翻下一段www,敬请期待!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