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3

www特别喜欢这章尤其是CP写的段落www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或见前文章节)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因为它会……很长

===========================


03


超人没有回答。

有大概一秒钟,他就这样看着布鲁斯,布鲁斯陡然间生出一种躺在断层扫描下的错觉,仿佛对方墨镜后的视线把他真切地由皮到骨剖了一遍。

其实也不是错觉,他想,超人的确可以透视,他已经亲身体验过这点。

最终超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微微抖了一下头。他走向电梯门,刷了一个身份卡,从布鲁斯身侧经过时肩膀不轻不重地撞在他身上。电梯门开了,他站在那方金属盒子的入口处,回过头,黑镜片盯着布鲁斯,显然是示意他先进去。

布鲁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参观,还是在被押送。

事情如果原本是慢跑着脱离掌控的,现在便换做起飞了。

伴随着走出的每一步,他内心的紧张都在迅猛拔高,当看清电梯的操作面板上只有一个通往地面楼层的按钮时,他的紧张达到了顶峰。超人站在布鲁斯身前,这回他没用身份卡,而是把手掌放在一个扫描装置上。操作面板亮起,他选择了一个并非以数字标记的楼层。

布鲁斯只能通过加速度判断他们的移动方向。电梯确实在上升,但布鲁斯完全不受控地思考起被直接领进一间牢房的可能性。

他无从知晓超人是否早已察觉他的真实身份,并告诉过沃勒,抑或只是今天才认出他来。他也不确定先前的十几分钟里沃勒是不是在演戏,只因为她不愿意在人前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她既想签下韦恩集团的技术,又想控制蝙蝠侠,还准备用某种手段掩盖布鲁斯·韦恩的失踪——现在ARGUS的超级特工正遵从她的命令,一步不离地紧盯着布鲁斯,确保着计划万无一失。

布鲁斯西装下藏着的装备绝大多数只关乎情报,没有实战的杀伤力,在超人的地盘上分析战斗力也足够可笑——甚至连这思考的念头都是可笑的,他们战斗力的差距恐怕与装备和地点都无关系。

电梯运行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在他结束思考之前,机器的嗡鸣声已然停止。突然清零的加速度让布鲁斯的身型微微一顿,但超人一直摆着一个标准的“稍息”姿势站立,不曾被任何突变的力量撼动。

然后电梯的门开了。

布鲁斯闻到了咖啡和肉桂的气味。

布鲁斯在心里确定了两遍,这不是一间人道主义牢房,而只是一间休息室。一直缠绕着他的紧张松懈了几分,布鲁斯跟随超人踏出了电梯,踩上深蓝色的人造纶地毯。


这间休息室没有窗子,咖啡机和空餐吧都静悄悄的,唯一而沉闷的声响来自天花板内的循环设备。布鲁斯四下环顾,隔着巨大的玻璃幕墙看到空无一人的作训室,而超人带他走向房间另一侧,那里有条狭窄的走廊。

布鲁斯瞥到了墙面上半旧的黄铜色指示牌。

“男更衣室在左侧。女更衣室直行。”他读道。超人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布鲁斯慢斯条理地整了整领带:“肯特中士,你比我想得还要糟糕。”

说话的同时,布鲁斯的大脑飞速运转,思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超人确实在沃勒面前隐瞒了他的身份,此刻他一言不发是担心沃勒会听到。情报缺失严重,布鲁斯无从判断。

当然……有一个微乎其微的可能,这孩子有重温高中霸凌的怪癖,意图把他塞进更衣室柜子里。只是他现在的身型实在有点太难塞进柜子里了……

你被这家伙的外表迷惑太深,布鲁斯告诫自己,这个人形兵器可能根本没上过高中。

他们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当走过了左转的岔道时,布鲁斯终于试探着开了口:“你可以说话,肯特中士。你的长官现在听不到我们。”

而后变故突如其来。超人刹那间移动起来,布鲁斯难以判断他是迈步太快还是低空飞行,下一刹那,伴着“砰”的一响,他发现自己被按在女更衣室外的一个小凹室里,背靠冰冷的墙壁。布鲁斯的挣扎完全是反射式的,但超人的手臂压在他的胸前,强硬得像是一道无法移动的钢梁。

布鲁斯决定放弃挣扎一分钟——就好像他下一分钟真的能积蓄力量挣扎起来——先观察自己所处的境地。他看到一侧墙面上安装着配电箱似的设施,旁边是一台……老旧的卫生棉条贩售机。

布鲁斯抬眼望向天顶,看来这大概是基地里为数不多的监控死角。

“韦恩先生。”超人低沉而冰冷地说,“你可比蝙蝠侠烦人得多。”

布鲁斯的大部分大脑仍忙于思考超人与沃勒之间鲜明的微妙关系,却也难以做到不为对方离得过近的脸而分心。他没有回答,也没来得及露出什么有意义的表情。

“我不明白你对我耍小聪明是想得到什么,我放你一命给了你什么错觉?”

这个问题太好了,布鲁斯在心里艰难地叹气。其实他也不知道那句“我们飞过去吗”蹦出来时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大概是他紧张时自动释放的里人格给他做了选,只不过这次他远不能像往常那样平安过关。

超人的另一只手倏忽伸来,按住布鲁斯的额头,将他向身后的墙面上以不至导致脑震荡却也绝不轻松的力度撞了一下。眩晕不可避免,布鲁斯忍受了后脑跳搏起的疼痛,听到对方继续说:“我猜你知道我是什么‘士兵’的‘中士’。你要想在脑后添一道手术疤来入行,我不反对。”

“我不想。”布鲁斯直白地回答。血液在他的顶骨下跳动,好像他的大脑里真的有什么正在细密地炸开——如果超人方才再摁得用力一些,或许已经炸开了。

“很好。放弃你的企图,把沃勒要的东西给她,回家烧了你的戏服,过你还能过的逍遥日子。听懂了吗?”

布鲁斯没来得及思索要不要暂且回答一句“懂了”,超人的手便突兀地潜进了他的西装外套。布鲁斯反射性地哆嗦了一下,为突如其来的接触和无法避闪的恐惧,为他面对的这场长久的失控和同样长久的不知如何夺回主动的无措。超人的手寻到了他的马甲下摆,从那里再度探入,手掌在布鲁斯极为贴身的正装马甲下缓慢移动,紧贴着他的衬衣,血肉的热度毫不留情地穿透布料,嵌进肌肉纹路之中。

布鲁斯被迫静止了呼吸。

马甲最下方的一颗扣子崩掉了。现在他们几乎鼻尖相碰,布鲁斯对着面前完全不透光的黑色墨镜片大睁双眼,而超人呼气的热度喷在布鲁斯的人中上,他有半条手臂都埋在布鲁斯的衣料间。他的手指捏住了马甲内层的布线,崩断声与突如其来又骤静的白噪音蜂拥进布鲁斯的耳道。

他捏碎了西服下隐藏着的情报设备的传输核心,布鲁斯意识到。现下衣扣里的热成像扫描,手表里的无线网络接口,还有西装内袋里的通讯屏蔽同时掉了线。

然后那只手从他西装下抽离,尚自留下仿佛高于常人的体温。

超人放开了他。

“这边请,韦恩先生。”

他当先迈出了这个监控死角的安全境地,声音里去掉了低沉的威胁味道,再次透出令人产生无辜错觉的年轻来。

布鲁斯无奈地整理了一番衣着,跟了出去。他发现自己很难再寻得一个机会。“超人”下线了,“城墙”听起了他们的谈话,说到头来超人可没有保证不会改主意,任何一个让“城墙”起疑的问题都可能导致他今天离不开这里。


超人容他看了一会儿玻璃墙外的训练设施,甚至颇似礼貌地询问起他要不要来杯咖啡,布鲁斯摇头谢绝。明知没什么意义,布鲁斯背对着他的监视者转了一圈腕上的手表,由衷地希望自己在实验室区域或者方才进入活动室时有幸切进过基地的网络,他愿意接受除了午餐安排外的一切外围信息。

等到他们进了另一部电梯,超人——肯特中士看着他,等布鲁斯·韦恩开口。

“指挥室?”

“您没有权限,先生。”

“武器库?”

“您没有权限,先生。”

“那随便什么地方吧,中士。有趣一点的地方。”

超人听了一会儿他的内置式耳机。

“长官说您可以在基地用餐,先生。”

很好,布鲁斯想,现在我连午餐安排也有了,阿曼达·沃勒真是对他偏见颇深。

马甲里有一截断线正扎得他肋侧发痒。设备完蛋了,他必须来做设备本能做到的事,与超人的任何接触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情报,只是他由衷不喜欢自己接下来要问的这个问题。

“你是哥谭人吗,中士?”

超人按在操控面板上的手顿住了,这回他当真是摘了墨镜来瞪着对方。布鲁斯第一次在明亮光线下看到超人的眼睛,他蓝得沉甸甸的虹膜上泛着充满威胁的不耐烦。

“机密。”他毫无起伏地说道。

“哦,抱歉。”布鲁斯嘟囔起来,“只是觉得你在令人不快这方面和哥谭人有的一拼。”

“深有体悟,先生。”他说着,没有看布鲁斯,并且把墨镜戴了回去。

沃勒或许通过耳机要求他不要越界,布鲁斯完全盲探般地又用闲聊式的语气——比他面对沃勒时的闲聊语气更收敛一点——问了他几个问题,诸如名字、年龄和职位。超人没再说什么讥诮的话,但他的答语一概是压着一丝几不可闻的燥怒的“机密”。

他说的倒应该是实话。有关超人的一切资料大概都拥有高得夸张的保密等级,甚至“肯特”这样普通得过分的姓氏和“中士”军衔也未必是真实的。除却超人和沃勒之间微妙的不信任,布鲁斯唯一得到的有效信息,只有超人亲口认可自己身处人称“自杀小队”的X特遣队,证实了布鲁斯的猜测。他可以肯定自杀小队的驻地不是这里,这也是布鲁斯当真没料到在此相遇的主要原因,但超人显然也不是小队中普通的一员:或许这个特工太过重要,沃勒习惯于让他离自己近一些。

近距离观察超人的机会应当是难得的。在电梯里,超人的侧脸正冲着布鲁斯,只是他实在找不出什么值得仔细观察的特征:超人身材相貌都堪为人类的审美样例,甚至更加完美;他没有雀斑,没有痣痕,伤疤自然也是没有的,黑发里不掺一丝杂色,脸上连青春痘印都没有。要不是他那士兵式样的表情后藏着太过鲜明的脾气,布鲁斯当真可以就此相信超人是某种实验室开发的产物,撕掉那层面皮就露出冷冰冰的金属。

最终布鲁斯还是问起了午餐安排,但显然肯特中士和潜伏在他耳道里的沃勒上校都不是会提前了解厨房菜谱的类型。布鲁斯被默默地带到了餐厅,立刻就被金属桌椅和混杂着西装、军装与实验服的人群淹没。与许多活生生的人共处一室,超人那边散发着的冰冷低气压似乎淡弱了些,布鲁斯环视着周遭,看到餐牌上写着今日主菜是堪萨斯肋排。

“哦。”他笑了笑,“我猜堪萨斯肋排不是堪萨斯人的拿手菜,就像哥谭披萨不是哥谭人发明的。”

布鲁斯不期望超人有所回答,但他确定他没产生错觉:超人的表情极度细微而短暂地起伏了一下,墨镜遮盖了他的眉毛与眼睛,但他的嘴角泄露了他的情绪,快得就像是蜂鸟振了一下翅膀。

当然,超人的情绪起伏更可能与菜谱无关,只是因为他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长官说她非常遗憾,实验室的参观还没结束,她不能前来陪同您用餐了,先生。”

“我无所谓。”布鲁斯咕哝道,反正他的长官出现与否,都不能让布鲁斯更有胃口些,“只是麻烦不要让我在回去后发现我的人开始领ARGUS的工资了。”

在经历了肯特中士与餐厅工作人员的乏味交谈后,布鲁斯得到了一张远离人群的桌子和不用手捧不锈钢餐盘排队的优待。肯特中士倒是胃口不错,他吃饭的时候甚至摘下了墨镜。布鲁斯默默将会吃正常食物归纳为超人是个人的论据之一,虽然这让他那身绝对超乎寻常的力量从何而来变得更难解释。

当这场由危机四伏进阶为灾难式的ARGUS一日游终于结束,布鲁斯在直升机里后遭遇了最后一个坏消息:韦恩科技的实验室研究员和他还算喜欢的那个法务代表似乎真的被沃勒说动了,尤其是搞研究的那几个,他们谈起技术前景时近乎兴奋。

布鲁斯尽可能摆出哥谭王子觉得ARGUS不怎么好玩并且对这等技术话题毫无兴趣的表情,躲开了他们就地说服自己的企图。他当先接通了与阿尔弗雷德的通讯,管家对他目前的人身安全状态表达了喜悦,并表示蝙蝠洞里的确正在解码着一些从ARGUS服务器里远程刮下来的东西,这让布鲁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余下的路程上他琢磨起沃勒究竟为何对这项技术如此执着,从研究员的口中他问到了沃勒希望将技术发展到什么级别。他不觉得ARGUS有足够的资金让技术飞跃到这种的高度,甚至觉得这技术并没有这样的潜力,但他意识到沃勒的企图与他自己的念想不谋而合。

这项技术的确可以制约超人——仅从理论而言,并再发展上几十个量级的话。

不过,这想法让布鲁斯意识到,沃勒当然不会拥有着一位极度强大却又具备自主思维能力的超人类却不准备任何后备计划。但如果有什么能比现有技术更有效地击碎“城墙”与超人的联盟,那只能是他们之间的隐瞒和互相防备。

超人隐瞒了蝙蝠侠的身份,这是个好兆头,布鲁斯想。尽管他对其后的缘由尚自不得而知,但现在有一桶杀伤力极大的火药真切地埋在了超人和“城墙”的信任通路上,如果布鲁斯找个好角度点火,他未必会炸伤自己。

夕阳中波光粼粼的哥谭港近了。布鲁斯摘掉耳罩,沉进直升机旋翼巨大而单调循回的噪声里。他回忆起蝙蝠侠对超人论不上真诚的“你其实是个好人”的论断,发现自己意外地设想起一个不受沃勒控制的超人会是什么样子。

这想法令人恐惧,却也似乎微妙地含着希望。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30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