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世界

宠物博主,猫的名字是豆浆。
偶尔写文。长期接单图文排版、各种设计,私信联系。

I ❤ ZS

【大纲/后记/FreeTalk】Must There be a Superman?

这篇文的前三章在这里【1】 【2】 【3】

而我现在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填这个坑了,大概率不会……原因最后一部分再说,先大纲灭文之。


【大纲】从一开始大纲就在思想层面上特别清晰所以不想填坑?

开头如前三章,BvS后过了几个月,蝙蝠侠来探被封闭起来的氪星飞船遗址,在这里遇到了Jor-El的全息投影AI。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算不上太友好的交流,AI使用氪星技术,从布鲁斯的记忆中收集相关信息,而布鲁斯以此为筹码,获取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Jor-El的AI并不同于他本人,AI对Jor-El思想的理解,仅止于他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而即使Jor-El本人,面对他寄予全部希望的儿子的死亡,我也觉得他的反应令人全然无法预料。

在Kal-El活着的时候,AI其实会无条件听从他的决定。因为Jor-El的意图是让Kal摆脱氪星基因控制技术,也摆脱氪星社会,获得选择的权利,最终按照他的意志来决定氪星文明的未来。

Jor-El某种程度上想让旧氪星灭亡,因此他帮助地球和Kal击败了Zod,但是他根本的动机从来都是为氪星保留希望。

当超人死去,AI的原始意图失去了意义,因此它反而获得了更高级的自主意识。AI继承了Jor-El延续氪星文明的核心动机,计划用氪星技术克隆Kal,并与他一起使用Codex寻找氪星复生的其他方案。

在AI眼中,原本让Kal作为人类长大的计划就是一个试验,而结果是失败的:人类不能接纳并最终杀死了Kal。因此在新的试验中,当然要改变一些变量。而且正好赶上达叔什么的,AI认为以人类的现状根本无法在这个宇宙中生存:自身实力是渣却又因人性缺陷无法接纳超人。总之在AI看来,人类需要改造,超人需要重生,并真的成为人间之神,才能实现他为两个文明带来希望的终极使命。

在这个故事里,蝙蝠侠通过和Jor-El的AI的交流,知晓了Codex,理解了以上的一切。并且当然了,他站在人类的立场,绝对不赞同AI的这套逻辑。

同时在AI查看蝙蝠侠超人相关记忆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Kal没有死透!具体来说是那个葬礼scene里,AI极度敏锐地听到了Kal的心跳。

通过各种定量分析模拟,超人现在埋在地里处于深度休眠状态,没有足够力量恢复并自己从坟墓里爬出来,如果长期得不到太阳辐射补充能量,就会逐渐衰竭真的死亡。

而目前氪星飞船的状态是,能源不足,被切断了与大都会电网的联系,没有影响外部世界的主观能动性。后来蝙蝠就从飞船里逃了出来,并且进一步斩断了飞船从外部获取能源的机会。

【虽然我到现在没想好具体怎么搞orz】


这时候AI暂时不是威胁了,蝙蝠发现自己现在是世间唯一知道超人可以复活的人,而他必须做出选择:

A 半夜里去把他挖出来装在一个铅盒子里永远地埋在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

B 把他挖出来放在阳光下让他复活。


他对克拉克的人性有所认知,也相信超人的想法不会像那个AI,但他也明白了超人与人类的矛盾不仅仅是力量的层面了,他还有这种独立于人类之外的外星立场:他身负的Codex,可以说意味着他一个人就是一个文明。

任何时候只要Kal想要,他实质上都有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复活氪星文明,而那个文明的每一个个体都可以拥有毁灭地球的力量,同时那个文明所带来的力量或许也会成为地球文明在残酷宇宙中生存的希望。或许那个文明既不会毁灭,也不会拯救人类,但它还是会改变人类,而这改变最终将走向什么方向?

所以,超人应该存在吗?如果有1%的可能性他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是否还是要视之为完全的确定?而他可能造成的影响甚至不是因为他是我们的敌人,只是因为他是他。从人类的立场能否给出一个判断?是否存在任何宇宙公义的立场?如果他杀死超人,是否意味着亲手毁灭了一个文明?如果超人活着,是否意味着总有一天氪星文明将以某种形式在地球重生?

蝙蝠相信超人的人性,相信超人对人类的认同与善意,但这并不会消解以上所有的矛盾。说到头来他没有权利也不可能让超人放弃自己作为Kal-El的立场。

当所要考量的沉重如两个文明,这个选择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而蝙蝠侠甚至无法和任何人商量。

我计划写一段蝙蝠侠在自己的思维中,和那些不能去商量的人开了个会,这些人是:Jor-El、玛莎、露易丝、戴安娜、阿尔弗雷德、莱克斯·卢瑟、阿曼达·沃勒等,以上所有那些矛盾将在这场虚拟的对话中展开讨论。这些人提出了很多观点,但是当然得不到一个结论,最终蝙蝠还是要独自做出选择。

他选了让超人复活,因为虽然无法预料后果,但他相信这是正确的事。他感到自己将永远背负这个选择的重量,但他有勇气这样做。

文的末尾超人神像一般的脸上睁开了深空似的双眼。

蝙蝠侠心中有恐惧也有希望。

END



【后记】其实在填剧情前就写了后记这也是无力填坑的主要原因之一啊。


“你醒了吗?”

超人发出一声表示肯定的轻嗯。他眨了眨眼,但是没有别的动作,布鲁斯不知道他恢复到了什么程度,或许他下一秒就可以撞碎蝙蝠洞和突破音障,或许他除了眼睛还什么都没力气移动。

不过无所谓。

“你清醒吗?”

超人又嗯了一下。

“那好,我是布鲁斯·韦恩,蝙蝠侠,现在世界和你都还算安全,只有我知道你活着。趁着这个时候,我有些事想告诉你。”布鲁斯说,他的语气平静得近乎冷淡,“你想我叫你什么?克拉克还是Kal,或者超人?”

超人张开嘴,却只发出一个不置可否的咕哝声。

“我想大概也没什么所谓。”

于是他就开始说了,他讲了从超人死后发生的一切,尤其是他在氪星飞船里的见闻,然后他说了自己的思索,说了所有那些顾虑和矛盾。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一口气讲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但是他不断地说下去,超人没有打断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他说了自己面对选择与最终的决定。

“在你‘死’后,我没有再用过烙印。我踏回了许多年前给自己划下的那条线以内,不去决定人的生死。可在这件事上……我,我一个人,是超人的原告、律师、法官、陪审团和执行者。但我最后做出决定的时候,我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做出了一个简单的选择:救人,而不是杀人。我欺骗自己说这样一来所有的责任都是你的了……”

“你不是这样想的。”超人突然说话了,头几个字还有些沙哑,但很快流畅了起来,“你的决定不单单是为了你自己,你也没有这样‘欺骗’自己,你会一辈子背负着这个荒唐的责任感,觉得需要为我的行为和影响负责。”

这家伙是死过一次变得更傲慢了,还是更清醒了?布鲁斯发现自己完全无言以对。

“你不必如此。” 超人的目光锁定了他的审判者与拯救者。

“是么?”

超人用胳膊肘撑起身体,缓缓坐了起来,布鲁斯犹豫了一瞬间还是没有去扶他。显然这是个正确决定,超人的动作似乎每一秒钟都变得更流畅自如,他赤裸的上身在明亮的太阳灯下即使不动的时候也已是近乎辉煌明亮,而他移动起来时那些肌肉的曲线带上了另一种炫目的力量感,不属于这个星球,却展示着这个星球审美的极致。

“我想我可以永生不死。”

布鲁斯因这句宣言愣住了,他想说明什么?

“人类的身体从二十岁就会开始衰老,而氪星人据我所知大概,用地球年来算的话三十岁。” 他说着在太阳灯下举起一只手,手掌光下屈伸,他自己与布鲁斯都瞩目着它被照出明亮边缘,“而我没有,我看得到自己的细胞,它们只会因为吸收到的太阳辐射而增添活力与力量,它们只会随着我生活在太阳系的时间越来越强大。我想在这里,如果没有氪石长矛穿透我的心脏或是中枢神经,我可以活到太阳毁灭的那一天。甚至当太阳毁灭了,我都有能力飞到另一个有黄色恒星的地方去。”

好在已经认识了戴安娜,布鲁斯没有再陷入对人世间的永生者的无解思索,但他依然只是怔然看着这不死的超人,不明白他告诉自己这个是什么意图。

而超人并没有等待什么回应,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直接继续说了下去。

“十七岁的时候,我对我的父亲说‘我厌倦了安全,我只想用我的人生做些有用的事’,就在同一天,我父亲死了。那个时刻如果我暴露自己的力量,我或许可以救他,但我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相信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世界,而我信任他的判断。他是正确的,他当然是,看看我们经历的一切吧。”

那么这位可敬的堪萨斯人比你那位生父更有智慧。蝙蝠侠想着。他看到超人提起他养父的死亡时,目光没有痛苦,只是静静流淌着怀念。

“现在我依然想用我的人生做些有用的事,而我终于明白,我大概永远没有办法准备得足够好。”

他终于从医疗床边站了起来,赤着脚缓慢地走了几步。然后转回来面对着布鲁斯。

“我会改变世界,布鲁斯,即使我不想这么做,它还是会发生。它已经发生了。这责任不是你能够或是应该承担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傲慢……”他有些歉意地对蝙蝠侠微笑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的样子完全是个平凡的年轻人,与他口中的话语显得如此不相称,“但这是事实。其实我恐怕这一切也不是我能够承担的……其实这样死去对我确实是一种很好的结局了。”

“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布鲁斯,为你的选择,还有你愿意跟我谈这个选择。”超人直视着布鲁斯的双眼,而蝙蝠侠突然有一种轻松感,他在座椅里舒展开肩膀,坦然地回望。

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曾经给我一个承诺,告诉我玛莎今晚不会死,我当时信任了你,今后也会继续相信你,只要有所选择,你会救人,而不是杀人。

“但我回报不了你同样明确的承诺,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审慎,我会思考,我会尽我所能做正确的事。因为我知道,我会有足够的时间来为我所有的作为承担后果和付出代价。

“我只希望,我希望,我也有足够的能力。”


END



【Free Talk】关于这文的想法,还有为啥发大纲/为啥不想填坑……

总是在没写完文的时候,就开始写FreeTalk,啊怪不得填不完坑。

其实我原想只写到那个睁眼的瞬间的,未来是也只能是开放与未知的。因为它的主题在那一刻已经有了结局:蝙蝠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并有勇气面对它的后果。

而后记,是保持这种未来开放的同时,我实在忍不住要给正文中一直躺着的超人一个说话的机会。

【结果是写完它以后就感觉好完满,像是已经把全文在脑子里写完了……】

当我严肃地想DCEU剧情时,总觉得这个世界里WF之间添不进爱情元素,而且……而且从MoS到BvS,Clois好戳心啦!所以其实要说CP向,我只能在AU中玩了。

【《星辰暗面》确实是CP向,超蝙之间强大的张力呐】

于是发现后记这段谈话,大概是在我的严肃脑中,DCEU这两位所能做到……最深入的思想交流了。他们不是哲学家,他们不喜欢辩论,因为他们都知道彼此能说什么,也都知道没有答案。

他们也不会无条件无保留地彼此支持和信任,不是因为谁要黑化什么的,而是他们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人,不同的立场,不同的性格,面对不同层面的问题。

到头来超人会做的“正确的事”和蝙蝠标准中“正确的事”也很可能不会保持一致。而且他们都知道,不光正确的标准难寻,做正确的事从来都不意味着一定会得到期待的结果。

但那是以后的事儿了,在这个对话的时刻他们彼此认可,相信人性,怀有希望,所以这是HE!

但别问我超人会如何改变世界,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就让我沉浸在这个时刻里吧。


=======线上是关于文的,线下是关于大纲灭文的=======


我最后发现,虽然想法很多,但这篇文缺少真正的冲突,它像是一篇关于超人人设、外星人伦理学、蝙蝠侠的定言命令的讨论/分析,不太像是一个好故事。

而JL预告片出来以后,我又总有种感觉这堆讨论和分析有些多余。那个相信人类是好的,摘掉面具坦然地走到超人类面前寻求联盟的布鲁斯【我爱他!】,大概根本不会对这个选择多做纠结。

而且其实它也跟我老喜欢把大超往一个偏现实偏冷的宇宙观里塞的毛病有关。我一度感觉DCEU是这个画风,但到头来……我的宇宙观从不浪漫,而其实大超本身就是最浪漫不过的第一次接触了。

Because it's paradoxical!

总之我有些失去写这篇文的动力了,给自己看的想法在写大纲和后记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满足,而它无CP无梗无剧情,实在是也不知道写出来究竟给别人看的是什么。

但我保留写完这篇文的权利,万一哪天我梦中得到启示知道如何把这些想法融入更好的剧情了呢?


感谢 @Son of Krypton 跟我聊这些个东西,愿意分享思想且会因为彼此的不同聊得更加愉快的朋友十分难得。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