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一点笔记和想法 2

大部分是摘抄,所以quote框里是我自己的话,请别搞错。


***

对笔下故事中的世界进行深入的了解与洞察,才是臻于新颖和卓越的根本。

故事必须遵守其自身内在的或然性法则。因此,作家的事件选择局限于他所创造的世界内的可能性和或然性。

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是麦基提出,幻想故事才是最严格的类型,通常非常固守大情节的经典形式。恰恰是现实背景的故事会允许更多逻辑跳跃。


***

局限是至关重要的。趋向一个好故事的第一步就是创造出一个小小的、可知的世界。

背景加于故事设计的约束不但不会扼杀创造力,反而会激发创造灵感。 一切优秀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一个有限的、可知的世界内的。一个虚构的世界无论显得多么地宏阔,只要仔细观察,你便能发现它是那样异常地狭小。

故事的世界必须小到使单个艺术家的头脑可以包容它所创造出来的虚构宇宙并对它了如指掌,就像上帝了解他所创造的世界一样。

然而,一个“小小”世界并不等于一个琐碎的世界。艺术讲究从无垠的宇宙中择取一个小切片,并把它升华为此时此刻最重要、最令人神往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小”即是可知。

背景对故事的反讽表现在:世界越大,作者的知识便越肤浅,因此他创造时的选择也就越少,其故事也就越发充满陈词滥调。世界越小,作者的知识便越完善,因此其创造时的选择也就越多。结果是一个完全新颖的故事以及对陈词滥调宣战的胜利。

这段太有意思了,写东西的时候常常忍不住想要把世界构建得越庞大越好,以使它更逼近于庞杂的现实……然而虚构世界似乎永远是小的,永远满足不了我们创造的野心,可恰恰因此我们能从中构建出好的故事……

我是对自己的笔力从来都不敢太有自信,所以尽可能把背景限制在我熟悉的时空中,因为我感觉得到试图去写自己不了解的背景一定会露怯,似乎是无意间走对了路呢_(:з」∠)_


***

优秀的写作绝不是一对一的,决不是设计出某一精确数目的事件来填满一个故事,然后用铅笔划拉出对白那样简单的事情。创作是五比一,甚至十比一或二十比一。这门手艺要求你创作出比你实际使用的要多得多的材料,然后从这大量的优质事件、新颖瞬间中进行精选,使之符合人物及其世界的要求。

创造力是指创作过程中所作出的关于取舍的选择。

如果你的完成剧本包容了你所写的每一个场景,如果你不敢抛弃一个想法,如果你的修改只不过是在提炼对白上做文章,那么你的作品几乎肯定要失败。无论我们天资如何,在我们灵魂的深处,我们都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十有八九都没有发挥出我们的最佳水平。如果研究激发出一种十比一、甚至二十比一的写作速度,如果你作出了明智的选择,找到了那百分之十的完美而将其余部分付之一炬,那么你的每一个场景都会令人痴迷,全世界都会坐下来景仰你的天才。 


***

以上是第三章。

***


第四章大量都是关于影片类型,跳过之,只想摘这么一句话:

为了预知观众的预期,你必须精通你的类型及其常规。

虽然它的论述总体来讲针对电影的宣传和定位观众,不过也还是可以推广一下的。大概是有种……剧透有益……的感觉。虽然小说在这方面确实自由许多,但强行和预期对着干总归是找抽行为嗯。

但还是不喜欢如今人们感觉挺狭义的BE/HE区分,我更倾向于麦基后面章节关于高潮和结局论述中的说法:最终的价值变化是从负面到正面,还是从正面到负面?

啊不过这个还是笔记记到后面的章节再说吧……

评论
热度 ( 39 )
  1. 乔泡来自中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