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详解】场景1 犯罪巷与韦恩夫妇葬礼

本系列将详细解读《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或许还有其他一些JLU电影)的每个场景、每句台词、世界观构建、角色塑造与主题表达。但愿我能在《神奇女侠》电影上映前写完BvS的分析。

这样做是出于我对电影的喜爱,而我对这些电影越来越深的爱恰恰来自深入的分析,这种活动固然是有些太“脑残粉”向了,然而我个人乐在其中,希望读到这些的朋友也能如此。这是过度解读吗?我觉得能够自洽的理论就是有价值的,是否真的是电影主创方的意图并不重要,解读原本该是粉丝的事。

之前说其他一些JLU电影,我应该也会写一些《超人:钢铁之躯》(MoS)的分析,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觉得它也完全值得如此深入欣赏。对于《自杀小队》,我也许会发几篇角色弧与世界构建方面的分析,每个场景的分析大概不会写了。至于今后的JLU电影,我现在还无法预料自己会有多喜欢它们,我们一起期待吧。


在开始前我需要说明,这里的内容并非全是我的原创,我受到了很多其他分析文章、视频和播客的启发,并且许多观点是经过Super Sociology群内朋友们讨论打磨而来。

记得来源的内容会尽可能注明,也会推荐一些在具体话题上更深入的其他人的作品。它们绝大部分是英文,我个人没有精力全部翻译,有兴趣却有语言障碍的朋友可以留言,如果哪个文章/视频/播客要求翻译的呼声特别高,我和一些BvS粉朋友会尽力而为。


============================================


废话够多了,让我们从BvS的开场开始。



BvS由又一次在屏幕上重现的韦恩夫妇之死开启。它开始于一场葬礼,又结束于一场葬礼,它用扎导招牌的慢镜头,用汉斯季墨的绝美BGM,把我们带入本片的基调。

有些人就为这段的存在而批评BvS,说是我们已经看了太多遍韦恩夫妇之死,我想说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完完全全错过了重点!

首先,要在一个新的宇宙塑造一个新的蝙蝠侠,这是绝对必须的,它是蝙蝠侠这个角色建立的核心 。我不想列举有多少经典的蝙蝠侠漫画/动画电影/电影/电视都对这段剧情有所呈现,如果你不觉得它们都是多余的,那为什么在BvS里它就多余了呢?

更重要的是,这段犯罪巷,从气氛上奠定了BvS是怎样一部电影,它在塑造我们对整部电影的预期,在开启全片的蝙蝠侠角色弧,在细节中对后面的情节与镜头有无数的呼应与铺垫,这些或许在第一遍观赏电影的时候无法完全看到,但如果你脑子里只是想着“韦恩夫妇又双叒叕死一次”,你就一点都看不到了。这部电影从开头就在告诉观众,这不是一个典型的“超英电影”、“动作片”、“大制作视觉盛宴”、“爆米花片”,对此思路开放的观众会调整预期去欣赏,而关了大脑的人就只能错过重点,而后越错越远。

电影的开场场景之所以重要,因为它起着这样的作用:有的电影以一长串精彩的动作戏开场,这时我们就该意识到这是一部紧张刺激的动作片,充满视觉享受和肾上腺素;有的电影以角色背景与塑造开场,如《自杀小队》,我们就可以意识到这是个以角色塑造为核心的故事。而BvS由非常风格化的韦恩夫妇之死开启,伴着布鲁斯关于他的整体世界观与价值观的独白,事实上我们就该明白,这部电影有些“文艺”,它的核心是角色弧,是深入的哲学与社会主题。


从电影开场的LOGO镜头我们就开始看到落叶,并从中带入韦恩夫妇的葬礼。这

时独白开始了:

there was a time above, a time before. There were perfect things, diamond absolutes.

曾有一个在这之上的时代,完美之物尚存,如钻石般纯粹。

But things fall, things on earth, and what falls is fallen.

但凡世的事物都会跌落,凡跌落的,最终都会堕落。

这段独白的细节太有意思了,当他追忆过去,仿佛完美与纯粹曾经存在,他的用词“above”和“absolutes”,正和后面莱克斯在屋顶与超人对峙时的台词相对应,莱克斯说“you above all”和“problem of absolute virtue”,还有他用“diamond”,也是对超人的一种隐喻:超人的徽章是钻石形,而在影片结尾他还送出了求婚的钻戒。而后来他的things on earth,也在加强这层联系,超人来自外星,而他会飞翔。

我一度觉得这一段的隐喻是:超人恰恰就是那个不会坠落的完美纯粹之物,而他的存在最终因此将布鲁斯从绝望与愤世中提起。但当我又琢磨了一些时候,我觉得它的意思更像是:超人也并非完美之物,他经历了复杂的现实,他曾被打败,他在自己的角色弧最终完满的时刻认可了“这(地球)是我的世界”(This is my world),他也是地球之人,他也会坠落,但他可以重新崛起,人类同样可以。

这部电影如果真的要有主控思想的话,我想大概是:纯粹的善与正确或许并不存在,现实是复杂的,后果与代价永远存在,但正确的事仍然值得为之,而坠落之物可以重新升起。

这些主题表达单独看这段开场场景是很难理解到的,它主要体现在它与后面的呼应和对比中,但这就是文学手法,主题不是用来直接说的,而是要反反复复地表现和展示。

这一段中我们应该能看出的是,高与低,坠落与上升,天堂与地狱的意象对本片中的主题表达十分重要。在这段开场镜头中,无数东西在坠落,飘落的秋叶,雪片,弹壳,韦恩夫妇,火花,珍珠,还有小布鲁斯。在此后的分析中我们还会不断地关注这样的意象。

韦恩夫妇之死的细节也很特别,首先托马斯在面对枪口的第一反应是保护家人,并且镜头给了他攥拳的手一个清晰的特写,这种面对危险往上冲的劲儿看来是家族传统,然后玛莎也是,她为了保护小布鲁斯,扑上去把枪口推开。

然后,注意这里的重点!

托马斯和玛莎倒在布鲁斯两边,他在喊叫,但是他转向的是玛莎,同时托马斯也在呼唤玛莎,这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们记住玛莎这个名字,事实上这里可以鲜明地看出,真正让布鲁斯最无法放下的是玛莎的死——后来的他会谈到他的父亲,会提到他活得比他父亲久了,但是他从来都闭口不谈母亲,而当他救下灾难中的小女孩,他问的不是你的父母在哪里,而是你的妈妈在哪里,他的梦中所见的是玛莎而非托马斯的坟墓。

【关于这个问题,后面还会继续聊,但这里强烈推荐一篇分析:关于玛莎:BvS中的“男性气质”vs.“女性气质”

随着珍珠落入阴沟,布鲁斯也落入地下的蝙蝠洞,这里有一个上下颠倒的镜头,寓意着他的人生从此彻底的颠覆,同时以他字面意义地坠入地下,这也再次强调布鲁斯的角色弧,他因为恐惧,愤怒,无力感而坠入黑暗。接下来是蝙蝠带他升起,但伴随的独白却是:

In the dream, they took me to the light. A beautiful lie.

在梦中,它们带我升入光里。一个美丽的谎言。

这里提出了布鲁斯的角色弧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这个美丽的谎言是什么?

他对这一打碎他整个人生的悲剧事件最初的反应是逃开,接下来是坠落,然后蝙蝠带着他升起,自然是意指成为蝙蝠侠。蝙蝠带着他升入光明,表示成为蝙蝠侠是布鲁斯应对父母死亡悲剧的做法,他曾相信这会是他的救赎,但这是个美丽的谎言。

成为蝙蝠侠并没有真正让布鲁斯获得安宁,披风斗士与哥谭罪恶的战争最终让他陷入了更深的挫败与无力感。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暴力与施加恐惧重获力量感,做正确的事和改变哥谭。许多老爷的粉,包括我在内,很多时候都相信了这个美丽的谎言,因为它确实如此美丽,它让我们和布鲁斯本人一样,以为这就够了,它让我们如此渴望相信黑暗骑士的战斗可以拯救他的城市和他自己。

但不,这个现实的世界并没有这么简单,当你战斗了20年,罪犯如杂草除之不尽,亲人却在暴力中死去,他不断战斗却失去得越来越多,而不知道自己成就了什么,在动画片里或许英雄可以一次又一次站起来仿佛一切挫败都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但这样一个现实主义的世界里,即使是蝙蝠侠也会身心疲惫,质疑这一切的意义。

这个问题我以后还会随着后面的场景分析来继续深入,事实上,整个BvS中,蝙蝠侠的角色弧并不是在面对超人的潜在威胁,而是在面对他自己的内心。BvS所探讨的一个问题是人该如何使用力量,与之对应更为核心的一个主题是人该如何应对无力感?不过这个我们还是下期再聊,因为正是那场超人与外星侵略者的战斗,触动了布鲁斯,卢瑟和全人类最深的无力感。

最后列几个这一场景中的细节:

  • 韦恩一家从电影院走出来时,身后显示即将上映Excalibur(《石中剑》1981年),BvS全片在许多地方用了亚瑟王传说的典故和隐喻。

  • 射杀韦恩夫妇的手枪和后来噩梦蝙蝠侠用的手枪是同款。

  • 坠落又弹起的子弹壳和结尾超人葬礼的礼炮壳,慢镜头极度相似,个人认为寓意以上提到过的主题:坠落之物可以重新升起。

  • 布鲁斯坠落蝙蝠洞的镜头和后来蝙超战斗中,他将超人掷下楼梯井时超人坠落的镜头也颇有相似之处。

  • 小布鲁斯逃离葬礼跑入森林,带有走入(精神上的)未知不归之旅的意象。

 
 
=== 系列待续 === 
=== 感谢阅读 === 


强烈推荐播客Justice League Universe Podcast还有Man of Steel Answers Insight Commentary,我从中得到了很多启发。

许多观点从Super Sociology的群聊中得来,欢迎关注我们的群博客

评论 ( 23 )
热度 ( 125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