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7

WW大姐姐出场啦~ 排查敏感词真是个挑战世界观的活……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这里开始会有两章新角色的POV,原因嘛,在上一章最后两句!




07




露易丝·莱恩快步走出星球日报大厦时,一场落雨方才止歇。天气晴好得很快,湿润的轻风贴面吹拂,这个云朵映满玻璃幕墙的温暖午后,仿佛只有她格外行色匆匆。她赶上一班地铁,不停看着手表。公共交通的行进比天色变更还快,远离市中心的地带有更重的雨水味道,云絮仍遮着光,人行道上存着一丝舒适的阴凉。


她不需要问路,那个从便签本撕下的手写地址很容易找。这一带的建筑悉数不高,多半被漆成奶油灰色,显得无辜又怯生生的,唯有街角的咖啡馆有一堵红砖墙,沿街摆放的黑色铁艺桌椅也足够醒目。


露易丝走近了。咖啡馆的露天座位还带着雨水的痕迹,她只寻得两张被擦干的椅子,其中一张上坐着她要找的人。露易丝拉开另一张空椅子坐下,小桌对面的人把正在阅读的报纸放在桌面铺平,微笑后开口:“工作挺艰难的,是不是?”


露易丝的脑内闪过自己临行前给眼底抹遮瑕膏的样子。睡眠不是什么大事,但总令人感到渴求。“如果已经明显到这个地步,我真的要考虑辞职了。”


“你不会的。”那人再次露出一个笑容,回答得远比露易丝自己要果断,“喝点什么?”


露易丝用一秒钟进行观察——她已与对方联络数次,但在这日之前,她们从未见过。坐在对面的女人眉眼间透着异域风情,口音似乎来自地中海沿岸,却难以具体辨别;她有着无可置疑的美丽,模样显得年轻,露易丝可以做出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猜测,但阻拦她落下结论的是对方远比皮肤有岁月感的笑容和眼睛。


“双份美式——三份。”露易丝说。对方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而她摊手,叹气:“工作艰难。”


女人站起了身。她没有叫侍应生,自行推开店门走了进去,不到五分钟后带回一杯漆黑如夜的咖啡,还有一杯加了奶的茶。她把咖啡推给露易丝,露易丝道了谢,如释重负地吸了一口苦涩的液体。


“那么,直入话题,”那女人在开口的同时倾过一侧的身体,从桌下拖出一个肩包,拉开拉链后取出一台沉甸甸的手提电脑,“这里面有我能给你的全部。注意,永远不要把它接入网络。”


她把电脑自桌面推给露易丝,停在还遗留了三分之二咖啡的白瓷杯前。露易丝的视线在那完全看不出品牌的机身上转了转:“我可以现在看吗?”


她对面的女人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几个窗口留下几秒钟专注的探视。露易丝以为她会拒绝,但她说:“当然可以。”


露易丝启动了电脑。开机远比她想得要快,系统是莱克斯集团尚未商用发布的版本,单色桌面上只有两个图标——一个文件夹和一个检索程序。她想着最近市议员换届的事,键入了“选举”,然后得到了近四千个搜索结果,当先几份无不是打着“高度保密”和莱克斯集团标志水印的清晰扫描件。


露易丝睁大了眼睛——这远比咖啡提神。


“硬盘内存储的文件超过十万个。议员选举、高层重组和新产业拓展的资料都足够有用,”那女人越过电脑屏幕的上沿望向露易丝,目光灼灼,“无意冒犯,但莱克斯集团新上任的年轻CEO怕是要给大都会的明亮添一层复杂的底色了。”


“我希望有朝一日用到这些的时候,‘匿名线人’说法还能令人信服,”露易丝叹了口气,双眼却是亮的,“我没法不好奇你是怎么拿到这些的。”


“不要小看一个古董商。”女人说着,微笑,呡了一口茶,并无意继续回答。


露易丝选择了关机。她将咖啡饮尽,感受到心脏加速的跳动,却不仅是因为咖啡因。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按那女人推给她电脑的样子推还给对方。


“这是你想要的,”她低声说,“我的确留了备份,但这些都是原件,是我拥有的全部。”


那女人将手指若有所思地按在了档案夹发旧的封面上,但没有翻开它们的意思。


“我邮件里的一个问题,你没有回答——不知道你现在能否告诉我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不是来自贵报社‘十年内最有可能得普利策的记者’,而是来自露易丝·莱恩。”


露易丝眨了眨眼睛。“‘十年内最有可能得普利策的记者’就是露易丝·莱恩,”她几乎不喘气地回答,手指却在桌面下的膝盖上收紧,“而这个案子……足够诡异。”


“愿闻其详。”


“你知道为什么媒体报道它。他回了哥谭才消失不见,但哥谭警方不想理会,那男孩从前的资助机构也不想管:理由是他过了16岁。他学校里的朋友把这事捅给媒体,如果不是与韦恩集团有关,哥谭谁会在乎一个失踪的大学生?”


“按照报道,韦恩集团声明他们对这事一无所知。”那女人说。


“事实并非如此,而我一度为这事实着迷,”露易丝说,嘴角有一丝复杂的笑容,“那不是个学习天赋最高的男孩,或许他去不了耶鲁,但他也绝不差劲,留在哥谭毫不费力。他与韦恩集团的联系也远比集团自己声明的要紧密——韦恩集团每年付他的学费,他在城里上私立高中,不是寄宿学校,信息库里的紧急联络地址是韦恩大宅。”


“你说有‘不可抗因素’阻止了你继续调查,”那女人沉吟着,“我本以为是警方,官员,甚至军方。”


露易丝缓缓呼出一口气。


“不,要求我停止调查的是卢修斯·福克斯,他态度足够礼貌,但已经算得上‘不可抗因素’了,”她微微耸肩,“然后我实习期的暂驻结束了,我回到海湾这一边,星球日报的所有人为新员工的安全回归喝了一次香槟。”


“我明白了。”那女人说。


她饮尽了自己的茶,穿上了她的薄外套,站起身后显得个子很高。她信手将那些资料夹在臂下,先说了“再见”,露易丝应了一句,等她走出四五米,年轻的记者突然开了口。


“你为什么对此好奇,”露易丝盯着那些文件夹,“普林斯小姐?”


“而你为什么对那些好奇呢,露易斯?”女人微笑起来,“我在这里住了几周,大家都说这城市的明日会更美。”


她没等露易丝回答,只是转身走到了主街上拦了一辆车,报了一个五星酒店的名字。当出租车开上驶回市内的路线,她在后座打开了那叠资料的第一页。


哈德逊大学一年级学生理查德·约翰·格雷森自照片上向她望来,蓝眼睛年轻而闪亮。


 


戴安娜·普林斯在酒店套房中踢掉了鞋子,抱着她新得的资料坐在床上。露易丝·莱恩把一切都整理得清晰明细,她从案发地警局的报案笔录看起,一直翻到剪报上韦恩集团的声明。那之间有些别的照片和小幅报道:一度媒体把那男孩称为布鲁斯·韦恩的养子,记者拍到不止一次慈善活动中韦恩和他低声说话的照片。但两年前,那个男孩失踪的日子里,韦恩集团对此矢口否认,只说他是基金会的捐助对象之一。


更可怕也更恶毒的揣测确然存在。男孩在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一口咬定布鲁斯·韦恩对他做了什么,哪怕不是韦恩,也可能是韦恩的狐朋狗友。戴安娜在一分钟里只盯着那些孩子的报案时间看,一分钟后她离开了床,从自己的资料里抽出一个笔记本,在一条时间线里加注了这个日期。


彼时韦恩集团的发言人用“布鲁斯·韦恩不在国内”回应了那些具有针对性的质询——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男孩失踪前的一个月,那时他去了韦恩科技的研究中心,接着和研究员与律师一起上了直升机,去“谈一个机密的政府合作项目”;在男孩失踪的四个月后,哥谭公报上登了一条韦恩在阿尔卑斯山遇险的新闻:疯狂爱好极限运动的花花公子在瑞士接受了一次手术,错过了当年的董事大会,其后的消息鲜有人知。


戴安娜的手指磨擦着笔记本的纸页。就在这页手写的时间线后,本子中夹着一张剪下的报纸头版,因多次的折叠而显得脆弱不堪。她在思考中再次展开了那页报纸,头版纯黑的底色时隔两年依旧给她的指尖留下墨色,在那黑色上,巨大的白色字母构成“蝙蝠侠消失”的字样,后面配上一个单独成行的血腥问号。


戴安娜盯着报纸最上方的发行日期。今日得到的线索填补了这条线路的空缺,理查德·格雷森失踪在这报纸发行之前,韦恩的事故发生在这报导之后。她从她众多的纸质资料里抽出属于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的那些,把它们依次摊开在桌面上。


“所以,你还活着吗?”她喃喃自语,望向属于蝙蝠侠的那张信息寥寥的档案,继而目光转向属于布鲁斯·韦恩和理查德·格雷森的纸页,“还有你,和你。”


她用手里的笔轻敲着桌面,但空荡明亮的房间里无人给她回答,只有细碎稀疏的尘埃浮动在斜日的金黄中。几分钟后她重新收起了那些纸张,在将它们重放回行李箱前,她看了一眼箱子中最后一样她一直没有拿出来的东西:一台很像她先前交给露易丝·莱恩的手提电脑,那里面的资料也同另一台里那些有着同样的来源,不过这些的分类叫“ARGUS”。


那是她不能给露易丝·莱恩的部分。她把资料重新放好,用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淹没了那些她掌握的最高机密。


然后她给酒店前台去了个电话,约了一艘私人游艇载她去哥谭。


 


哥谭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这世界上有某种“百闻不如一见”排行榜,哥谭一定名列前茅。戴安娜在从旧城码头登岸前已经闻到了城市的味道:工业废气,污水排放,还有春日在这座钢铁森林的缝隙里挣扎着吐出的气息。


仲春里白昼漫长了不少,光虽暗了下去,天空却仍蓝着。游艇离港前,舵手千叮万嘱要她在夜幕降临前离开老街、去到酒店里,戴安娜则选择一头钻进这城市的灰尘和喧声中去。


走过两个街区后,她遇到一个还有人照管的报摊。哥谭本地的报纸都疯狂报道着布鲁斯·韦恩今晚出席哥谭艺术博物馆年度慈善晚宴的消息——那场被追踪报道了好一阵子的阿尔卑斯山事故后,两年里的第一次,布鲁斯·韦恩即将公开现身哥谭。


一片韦恩之间她瞥到唯一一份外城发行的报纸,今日星球日报的头版是大都会这一年的头号人物,莱克斯集团的新总裁小莱克斯·卢瑟。戴安娜想起这则报道里有条消息说莱克斯昨天离开了大都会,她对那张年轻的脸孔深深皱眉。


她继续向更灰暗错综的街区走去,几分钟后她推开一座邻街廉价公寓楼的大门。这楼里上了年岁的走廊多半断了电,电梯也停止了运行;薄暮正降临在城市的天际线上,公寓的公共区域里一片昏黑,唯有楼梯间的窗口透进光来。戴安娜爬楼时自那里向外投去一瞥,望见旧城中心被层层脚手架和两台塔吊包围的韦恩塔。在这个距离,她看不清传闻中的任何一尊滴水兽,倒是有一滴水从更高的水管衔接处滴下来,在昏暗中“吧嗒”一声滴在戴安娜的鞋尖前。


她要找的黑人女子正等在自己狭窄的公寓门口,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不该给你提供消息。我不知道你是新来的。”


“我只问几个问题,”戴安娜说,“我知道我不是这里的老玩家,所以有什么让你不安的问题,你一概可以不答。”


“并且你得付给我说好的价钱。”


“我言而有信。”戴安娜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


女人鼻间发出一声短促的声响,戴安娜猜得到那是什么意思:这位哥谭的“老玩家”正忍住对揣着这样一个信封独自在街巷里行走的外地人的不屑。接下来的几秒钟里戴安娜安静地看着对方掂量着自己——而不是那信封的厚度。最终那女人反手扭开了公寓的房门把手,她用背把门抵开,倒退着走进去,戴安娜跟进公寓,反手阖上了门。


“你要问什么?”


“蝙蝠侠,”戴安娜飞快地说,“我要确定他这两年是不是真的从未出现在哥谭。”


贩卖情报的女人露出点古怪的神色,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太过便宜了些。


“没错。”她回答,“否则我们这种人总会知道的。”


“但哥谭没有就此陷入混乱,”戴安娜紧跟着发问,目光尖锐,“单凭警察做不到这一点,谁接管了哥谭?”


那女人脸上的神色更古怪了。戴安娜等她回答,但她只是嚅嗫,面色愈发不安。


“我不会回答这个。”最终她这样说。斜阳从她劣质帽衫的肩线溜到了灰暗的门框上。


戴安娜沉默了一秒,然后耸了耸肩。“我说我出得起好价钱,”她边说边从手中的信封里抽出一张印有富兰克林头像的绿票子,然而即便少了这张钞票,那个信封仍是鼓鼓的,“你知道你刚才回答的那个问题远不值我手里这个价钱。”


她这样说着,把抽出的一百美元递给那女人。那女人犹豫着,没有接钱,戴安娜挑起眉毛看着对方,这回她紧紧盯在了信封的厚度上,咬了咬牙。


“蝙蝠消失了,然后怪物接管了哥谭。”女人低声说着,手指神经质地揪着袖子上的线头,仿佛下一刻地板上的阴影里就会伸出一只捉住她脚踝的利爪,“那些被蝙蝠捉拿的怪物……他们回来了,他们做了真正的警察。”


“难以置信。”戴安娜说,她的声线并未被那女人的紧张影响。


然而对方猛地抬了头,眼睛透着混有恐惧和激动的光芒。


“不,小姐,他们并非自愿。有人给他们套上项圈,有人在幕后牵线——”


她突然噤了声。戴安娜的手指骤然捉住了她的手腕,疼痛让她惊恐,她瞪大了眼睛。


“别说话。”戴安娜不震动声带地开口,“谢谢,我不需要知道更多了。”


她把整个信封都塞进情报贩子的手里,转身拉门走出公寓。外面的走廊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他的棒球帽沿遮住了他的脸,但他强健的肩膀和胸膛在那件老旧的T恤下无法隐藏。


戴安娜一秒钟里站在原地。她进入公寓时没看到任何人,在刚才的几分钟里她也没听到房门打开或楼梯震动的声音,但这个男人现在就站在这里,这栋吱吱呀呀的老公寓对此似乎毫不知情。


而后她沿着走廊走过去,一路步伐平稳。两相接近时他看了她一眼,她在棒球帽的阴影下机敏地捕捉到对方虹膜的蓝色,她能辨出对方的站姿,甚至是那发型修剪的风格,哪怕他蜷曲的黑发并未被剃短到几乎暴露头皮的程度。


一个士兵。


擦肩而过时,她以最为亲切的方式向他微笑,有不到一瞬的时间里他几乎下意识地扯动嘴角给予回应,暴露了他也并非哥谭本地人的事实。


一个不属于哥谭的士兵出现在哥谭一栋聚满情报贩卖者的旧楼里。


戴安娜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走出这条街巷后不久,她注意到蓝眼睛的男人用算得上专业的跟踪技巧缀在她身后,距离却比典型的远上一些。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图,戴安娜用了一个摆脱追踪的小技巧,她以为成功了,但当她换上礼服、化好妆容踏出酒店电梯的时候,她辩出同一个男人穿着一件旧帽衫站在酒店大堂里。她没有再试图甩脱他,直到她在哥谭艺术博物馆大门的红毯前下车,他终于止步于一街之隔的围观人群之中。她走了不接受媒体拍照的通道,进到博物馆前回望了一眼——跟踪者暂时消失了,夜幕浸透了哥谭,中城区灯火通明,豪车的漆光上反射着记者疯狂闪烁的闪光灯,博物馆大厅里传来馨香和乐声。


哥谭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当她看到在博物馆大门前向记者招手,并从司【当我发现它是敏感词的时候和大家一样崩溃】机手里接过正装外套、堪堪披在了标语T恤外的小莱克斯·卢瑟的时候。




TBC

评论
热度 ( 146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