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文手退化录

今年感觉自己比往年更像个写手了耶~ 看了下归档,这是一个3月底掉进BvS然后越掉越深越掉越深无法自拔的故事……


一月

“所有的自杀都是自杀,而我对三台对撞机的所有结果丝毫想不出解释。”Maglor说,然后他停了一下才继续,“还有一个人死了,我的一个朋友,不是物理学家,一个工程师。他领导的团队在研究火箭回收技术,虽然技术上还有些难度,但在原理上这并不算非常前沿的领域。他很可能关注着对撞试验,但是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他自杀的原因。”
丁仪没有接话,等着对方说到这之中的关联。
Kal掏出手机翻找了几下,然后推给丁仪:“他的遗言,从实验楼顶跳下来之前发的。”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条Twitter:“我希望自己选了蓝药丸。”
——《无归》(宝钻×三体,双梅,纯脑洞胡扯向)


二月

我在打lotro,打得无法自拔……


三月

Maedhros几乎看了他YouTube频道下的所有评论——万一Maglor出现了呢?他感到自己花在这上面的时间已经简直够把Himring的砖块数三遍了,但看到的内容却只是令他越来越震惊于这个网络世界垃圾信息的产生速率与量级。而且……太多令人尴尬的评论涉及到他的胸肌腹肌和人鱼线……好在他还不知道在地球的某些其他角落,已经出现了好多姑娘刷着我要给你生猴子的弹幕。对此,用Tom的解释来说,因为他并非按照传统方式出道,所以粉丝结构会相对而言更加“不成熟”。

——《无归》(应该还是会在DC的空档期回来填这个的)


四月

“但是这里,仅仅过去了五个月,”她发出了一声轻笑,“而且他们管它叫英雄公园。这个国家想要忘记这件事,克拉克,或者至少政府想要大都会的市民忘掉它。我原本不明白为什么,直到今天看了那场揭幕典礼。

“他们建造那些庞大肃穆的纪念碑与纪念堂,是因为那些事件是这个国家已经战胜的,或者至少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们让人民铭记,因为这会凝聚人心。而这个……来自宇宙深处的敌人,所有人类的武器都无济于事,靠着一个外星人才从完全毁灭的边缘拯救了世界……当事情终于过去,他们也无处可以引导民众的悲愤。所以他们只希望恐惧尽快地消散,希望我们忘记人类面对宇宙是何其无力。”

——Take a Leap of Faith(Clois,坑了,因为本来这故事就没有结局可言)


五月

韦恩抬起头,露易丝发现自己脑海里划过这人对着镜子给黑眼圈抹遮瑕膏的样子。其实遮瑕膏与定制西装的质量和效果都很好,如果不是他现在展露着真实的表情和眼神,这张属于白日的面具完全可以掩饰住这个人24小时内与氪星人和氪星怪物各打了一架,扫平了一群装备到牙齿的雇佣兵,还往返飞越了两次半个美洲大陆的事实。

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这个事实直到此刻才显出它惊人、荒诞却又情理之中的本质。

幸好我已经与穿格子衬衫戴眼镜的超人相处了两年。

“莱恩女士,我很遗憾。”他声音低沉得几乎像蝙蝠侠,却没有那冰冷的金属质感。

露易丝发现自己的警惕已然坍塌:“我接到了玛莎的电话,谢谢你送他们回家。”

——《超人死后的12小时》(完结了呢!)


六月

所有这些信息在布鲁斯脑子里闪过,其中的联系终于猛然点亮了他的大脑:他面前的Jor-El正是亲手把儿子送来地球的人,但他送来的从来都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死去文明最后的幸存者,而是那个死去文明的一颗种子,这才是佐德跨越星海追寻的东西,而现在看来,它一定还存留在地球上。现在,Jor-El,这一切主导者苏醒了,掌握着这最后一艘氪星飞船,他要做什么?

“Kal就是那颗种子。”Jor-El突然说话了,正如布鲁斯所猜测,他真的可以不经任何可见可感的操作读取人的思想,“你很敏锐,地球人。”

“可是……”布鲁斯暂时忽略了被外星人透视思想这件事是何其糟糕,这之中还是有一点无法连上,不合逻辑,“早在佐德来之前克拉克就已经见过你,可是他……你没告诉他!为什么!?”

——Must there be a Superman? (已弃疗,大纲灭文)


七月

通讯断掉了,布鲁斯面前只有没有声音的监控视频。穿着人类衣衫却不再是那个温和的肯特记者的超人看起来像是在和昔日的同事打招呼。布鲁斯绝不会指望他们认不出他来,这些日子里超人的清晰面孔在电视和报纸上已经出现得太过频繁。

监控视频模糊不清,角度也算不上好,露易丝·莱恩只露出半个后脑勺,布鲁斯不知道自己为何心脏跳得这么快,好像是他自己猛然看到失踪一个月的同事走进曾经朝夕相处数年的办公室,而他正是被自己斥为独裁者的外星人。

他当然不可能对露易丝如何。布鲁斯说服着自己,果然短暂的交谈后他看到露易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位上坐了下来,而超人推门进了主编办公室,那里面没有摄像头,布鲁斯只能从门缝里看到佩里·怀特蹭地从座位里站起来。

片刻后超人退了出来,离开这间办公室时还轻快地挥了挥手。

——《有所失》(白灰超蝙,同月开了《星辰暗面》巨坑,爱我CP!)


八月

克拉克没注意到自己投向戴安娜的目光里简直带了几分感激,但布鲁斯并没有接受戴安娜替他找的借口:“不,我认识那个表情,他只有心虚的时候才会这样……克拉克,你听到了??”

克拉克现在的表情堪称是绝望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能说实话:“……是。”

戴安娜意味深长地挑起了眉。

“当时至少整个北美洲都在谈论你,戴安娜!你不能怪我想确认一下发生了什么,而且我定位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已经谈了一半了……而且我真的没听后面发生的事!”

最后半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事情不妙,而知名侦探韦恩先生果然马上抓住了重点:“后面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克拉克立刻回答。

——Is She with You? (SWB,毫无节操,这个打算近期写完)


九月

接下来这片仿佛把布鲁斯和整个世界分开的迷雾散开了一点,一个毁灭后的世界展现在他的眼前,他看到失去双腿的员工,他救下失去母亲的女孩。但这就是他所仅能做的了,蝙蝠侠在整个大都会事件的伤毁、死亡与混乱之中是何其渺小,我们每个人面对这样的情形,又是何其无力?

自9/11以来,有什么能比倒塌下来的摩天大楼更加触动,不仅仅是美国人,而且是整个现代文明的恐惧?

有时候我觉得从MoS到BvS,DC电影受到的一部分批评恐怕有其悲剧表达太过充分的缘故,这些剧情设计、场景、镜头,真的会让人不舒服,事实上整个BvS里的许多动作片段都并不那么“好看”,它带来的观感不是暴力-热血-爽快,而是暴力-死伤-痛苦。而我觉得这正是电影制作者的意图所在。

——BvS详解系列(9月竟然真的没有文,只有分析)


十月

克拉克摘下了他的夜视仪。这东西与他手里的枪械一样,除了维持他“肯特中士”的表征外作用全无,尤其在此时,人造物只能成为他的阻碍。他们仍按原计划展开搜索,士兵的呼吸无一不因突发事件而沉重,但逐渐的,有一个心跳声再次脱出队列之中。入侵者正在从后方接近克拉克的小队,他的行动速度极快,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克拉克回望战术队列最末尾的两名士兵,几乎确定那就是入侵者这次的目标。

然而他猜错了。

一颗闪光弹落在走廊里,一个人影从他们头顶掠过,一根漆黑的短棍袭向队列最前的那名士兵。入侵者的凯夫拉制服再次使克拉克感到熟悉,但那不是蝙蝠侠,蝙蝠侠不戴多米诺面具,蝙蝠侠不是个孩子。

——《星辰暗面》(超蝙正剧大坑欢迎来跳!)


十一月

布鲁斯享有三次深沉的呼吸。

他听得到自己愤怒的气血随着加速的心跳涌动,焦灼伴着隐痛在胸甲内回荡。第三声呼吸方止,他尚来不及说出第一句话,超人以无人能够看清的速度逼近,一股巨力冲撞进他的胸膛。在有所意识之前,他已身处半空之中,而随后紧迫局促的翻滚落地耗尽了他磨炼十年的战斗本能。

雨骤然大了起来,他膝盖碾出的泥坑中溅起水花。当他起身的时候,仿佛刻意嘲笑着万有引力与人类的局限,超人正悬停在他头顶之上。

——《星辰暗面》


十二月

戴安娜一秒钟里站在原地。她进入公寓时没看到任何人,在刚才的几分钟里她也没听到房门打开或楼梯震动的声音,但这个男人现在就站在这里,这栋吱吱呀呀的老公寓对此似乎毫不知情。

而后她沿着走廊走过去,一路步伐平稳。两相接近时他看了她一眼,她在棒球帽的阴影下机敏地捕捉到对方虹膜的蓝色,她能辨出对方的站姿,甚至是那发型修剪的风格,哪怕他蜷曲的黑发并未被剃短到几乎暴露头皮的程度。

一个士兵。

——《星辰暗面》



12月下半月打算赶在预告片前把那篇SWB无节操傻白甜写完……

2017目标大概是继续爱我的CP

 @Lantheo 

(づ ̄3 ̄)づ╭❤~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