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11

终于有空来吹这一章了!
我跟你们说啊……这章末尾那段对话,是去年八月就写好的!一个字都没改!
但是这一章……写了三遍啊,三遍!字面意义的三遍……对话一时爽,描写愁断肠啊(T▽T)
为了这个真相揭露时刻的冲击力,当真是把肝烧光……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原本说周六要更新,但猝不及防在全章改完前的最后一刻看到了预告,然后我们就沉迷爆炸无法思考啦……!


【正色】但仍然,ch11是整个故事目前为止至关重要、甚至最为重要的一章,一切走向至此不同。我们花了九个月的时间将故事完成到这个点上,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please, enjoy


===========================================




11




“战斗就此燃始,”《伊利亚特》说,“无人得以分辨。”




布鲁斯明白自己应尽量远离那非人的战场,但眼前的景象带着残忍的吸引力,迫使他竭力追逐着所见的一切。


这场战斗超出他最疯狂的想象。土地不断震动,环绕战斗者的尘埃标志出他们的身形,而连续碎裂倒塌的高墙昭示着非人力量的波及所在;偶尔有一点火花乍现在浮尘缭绕的夜色之中,伴随着戴安娜的武器撞击上超人身躯所发出的闷响,那声音扩散到最远时便露出锋利的金属音色,极度紧张地切割过听者的鼓膜。


多半时候两个超能者的速度都远超人类反应力的极限,夜色让远距离观察变得更为困难,但仅凭战斗者寥寥几次停顿,蝙蝠侠的经验和视角都得以让布鲁斯越发清晰地审视这场格斗。超人显然深知如何像一个士兵那样战斗,阿曼达·沃勒没忘记他的基础训练,布鲁斯甚至可以想象他能在不被识破的情况下战胜任何一个普通人,但人类所能教给他的也仅限于此;而戴安娜·普林斯不仅拥有与超人匹敌的力量,她更精于格斗,极为熟悉手中的剑与盾,技巧甚至足以弥补对手的飞行能力给她造成的劣势——显而易见,超人被迫飞出战局的次数远比她要多。


然而没人能判断战斗的走向,哪怕是参战者自己。他们从未遇上彼此这般的敌手,哪怕一丝取胜的机会都迟迟不现,于是他们只能相持。布鲁斯感到越来越深的急迫,他没法拟想这一夜要如何收场,但他没忘记这座荒岛处于两座拥挤的都市之间,相持的后果不堪设想,这场战斗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变成新闻头条。


超人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布鲁斯注视着身居他梦魇首位的超能者再次被极为强大的力量掀翻出局,身体摔进地面,肩膀在冲击的余力中推开土壤,留下深深的沟壑——他们仍然相隔很远,戴安娜有意拖远了对战的距离,但当超人起身甩掉泥土时,他突然转身直视着布鲁斯的方向,似乎意识到他们的距离拉近到战斗中前所未有的程度。


一个瞬间里他们对上了目光,布鲁斯的直觉立刻疯狂地示警,他急迫地后退,但恐惧和危险扑在鼻尖上,超人那双充满怒气的蓝眼睛一息之间便近在咫尺。布鲁斯的目光从对方的脸孔看到前伸的手臂,最终落到对方的指尖上——超人几乎就要抓住他的前襟。


一瞬间,一切都像为时已晚,超人已然捉住了他,握有了扭转战局的砝码和最终的战利品,即将把他提进沉甸甸的夜空之中。但这一刻迟迟不到,仿佛有人在最后的刹那按下了暂停,超人维持着他飞来的姿势,极为诡异地僵停在空气里,面部的线条扭曲地绷紧了。


“士兵!”戴安娜的声音高喝道,“你现在的对手是我!”


她在最后一刻拉住了超人的脚踝,这一景象莫名滑稽又莫名震撼,超人仍想向前移动,但未能在空中前进分毫。戴安娜的手臂肌肉条条收紧,伴随着一声咆哮,超人如同一颗链球被她甩飞出去,一连在极远的地面上弹起三次,最终飞出海岸,在细碎的波光间砸起一个爆炸似的浪花。


布鲁斯的视线在远处的天际线逗留了几秒,大都会辉煌的夜景正闪耀在海天之间,被超人砸碎的海面只需几秒便愈合如初,楼宇密集的倒影在其上重新摇曳闪烁。他看回自己身前,戴安娜也注视着超人消失的方向,她的胸膛正剧烈地起伏,显然方才的角力也让她拼尽全力。


一时间寂静又回来了,这一次布鲁斯久未平复的呼吸声远比风和海浪更响。肾上腺素带来的麻木紧绷逐渐消失,恐惧深扎在他的胸膛里,亲临两份近乎神明的力量让他全部的生存本能都在战栗。但他无法退却,他也不拥有选择,他只是在戴安娜背对他伏低身体、再次做出格斗准备的姿势时向后退了一步。


超人冲破海面的声音便在下一刻传来。


戴安娜仍然拦住了她的对手,相抵的力量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布鲁斯远未退出到安全的距离,冲击蓦地震飞了他。肌肉记忆掌控了他的动作,而这一瞬间的所见化作一种紧迫无比的焦虑,催促他以超脱极限的速度起身,竭力站稳。他在黑暗中痛嘶出声,却挣扎着大叫:“别杀他!”


格斗中的两人生硬而突兀地分离开来,夜色使一切都蒙上一层微妙的暗光,戴安娜的侧颜与她持剑的姿势都令人极度畏惧。她无疑用出了某种应战的手段,不仅是格斗中习得的技巧,更像是生死搏杀中获得的经验。超人在这次交锋后退却了,他们之间的地面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布鲁斯向前跑动几步,方才看清电光火石间发生了什么——一道长长的伤口出现在超人的左颊上,自颧骨至下颌翻开。这显然完全超出了超人对自己与对手的认知,他近乎目瞪口呆地捂住了面颊,猩红的血流自他的指缝渗出,沿着手背滑进漆黑的袖口中。


所以超人是会流血的,布鲁斯发现自己完全不可抑止地这样想着。


下一刻,超人在夜色中急退,身影迅速融入黑暗。布鲁斯倏忽听到某种庞大沉重的声响,监狱半栋倒塌的瞭望厅自他的头顶坠落,戴安娜循着声音腾身跃起,剑锋分裂了钢筋和混凝土建材。一时间碎砾与粉尘全然遮蔽了视线,一股巨力扯动他后退几步,当他的视线重新凝聚,戴安娜正将圆盾抛掷而出。紧追而来的钢结构楼梯被盾牌切做两段,钢铁轰然砸落在他们身体两侧,戴安娜松开他,又以剑和肩膀撞碎了另一截当头袭来的墙壁。


布鲁斯敏锐地意识到伤口对超人造成的冲击,他被迫改变了策略,却依然无意从这场战斗中退却。超能者或许从未想过会输,只是这一次,砖石落地后一切突兀地停了下来。


“他在哪儿?!”布鲁斯发现自己对戴安娜大吼着。


“天上,云层之后。”戴安娜冰冷而紧张地说,“看样子他没多少东西可扔了。”


“别让他离开。”他低声说道。


“蝙蝠侠,你要求的太多了。”女战士自牙齿间咬出了句子,她来不及拿回盾牌,只能单手持剑而立,布鲁斯注意到她摘下了腰侧的绳索。


冲进布鲁斯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会有效的。


超人再次俯冲而下,但显然无意近距离缠斗,仅有的一次攻击没能绕过戴安娜的剑锋,他便立刻重新飞起。在他来去之间带起的尘埃中,布鲁斯所见的是一缕夺人眼球的金色直追而上,如一道闪电逆向直入夜空。


超人动作中撕裂空气的尖啸声突然止住了。一条金色的绳索正绷直在天空与大地之间,云中的一端被超人的力量撕扯着,戴安娜则猛然将她手中的那端拉过肩头,像是要徒手拉停一匹烈马,或是拉动一艘巨轮归港。


时间似乎静止了,布鲁斯脚步生根般停在原地,浓郁的夜色中唯有金色的绳索闪耀着,明亮笔直得仿佛能够切割天幕——直到戴安娜的双脚终于在地面滑动,超人只需再一次挣动就能脱离束缚。


戴安娜突然叫道:“说出你的名字!”


那一刹那让布鲁斯心惊的不止是绳索上亮起的光芒——即使相隔极远的距离,超人听起来仍像是将几个词脱口而出。


角力就在这时结束了。戴安娜高呼一声,猛地拽动绳索,ARGUS的超级士兵自空中坠落,如一颗星辰轰然砸在地面。整个岛屿都在晃动,但女战士丝毫不为震动所扰,她紧握长剑向那方向跃起,手中的绳索有生命般依然紧绷,光芒仍然明亮刺目。


布鲁斯疾跑着跟了过去。他这一晚已经看够了超现实的景象,而眼前的一幕仍让他感到如在梦中——不是噩梦,也绝算不上美梦,似乎有凶猛的风暴静候在他头顶,只等一个闪电劈下。坠落的超级士兵将地面轰击出足有半个橄榄球场大的凹陷,戴安娜站在地陷中央,战靴将超人向泥土中愈深地踏去,正如他们第一次交手的模样。她的面色如远古的神像般冷酷而莫测,金色的绳索仍在她手中紧绷,她的另一只手将尚余了一丝残血的剑锋抵上超人的颈侧。


“说出你的名字,”她的声音压过了超人一声窒息般的哽噎,“套索会让你说出真相!”


“克拉克·乔瑟夫·肯特中士,ARGUS特别行动组编号S19830614,代号超人。不……不!你对我做了什么!?这些都是12级机密信息!”


“超人”的全名听起来异乎寻常地平凡,甚至连那“肯特中士”的称谓都落实成真,只有他的声音与神色不似布鲁斯见闻过的任何一次,他为平凡的真相所付出的痛苦清晰易见。


然而手持套索的女神不曾停止审判。


“你的力量从哪来?你从哪来?”


“太阳,他们说我的力量来自太阳辐射。堪萨斯的小镇,外星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外星球?”


“我是外星人,我不是人类,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超人挣扎起来,剑刃在他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


在此情景外的任何一刻,布鲁斯都宁愿把一切理解为过分的冷笑话。没有过大的头颅和眼睛,没有金属触手和蓝色的血,布鲁斯对ARGUS的超人来历的猜设从未涉及地球之外;此时金色的绳索勒碎了克拉克·乔瑟夫·肯特中士冷酷愤怒的面具,他高声承认自己是个外星人,但在布鲁斯的世界里,他的形象从未如此鲜明地近人。


而戴安娜认为这些还不是全部。


“堪萨斯的小镇是怎么回事?”


“我父母的农场在那里,我在那里长大——停下,不要问了——停下!”


“你父母是谁,也是外星人吗?”


“这是机密——”超人显然在以全部意志抗拒回答,他艰难地挣扎着,蜷缩着,肌肉在绳索下绷紧,面颊上未愈的伤口因牙关紧咬而撕裂流血。一瞬间布鲁斯看到红光在那双眼眸深处燃起,他下意识猛退了一步,但戴安娜继续收紧着绳索。


“真言套索会——”


金色的光芒闪亮更盛,超人眼中的红光消褪了,一双虹膜在夜色中仍旧蓝得令人心惊,其中突然蔓延的情绪却让布鲁斯一时间只感到浑身冰冷——蝙蝠侠熟知恐惧,但超人眼中的恐惧近乎绝望,绝望则近乎茫然。


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停下?


“乔纳森和玛莎·肯特!他们是人类,他们是好人,他们是最好的人!” 来自堪萨斯的克拉克·乔瑟夫·肯特嘶声尖叫着,年轻的声线破碎失控,“他们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把一个外星人当儿子养大!!”


布鲁斯听到枪声。他迟了一刻才意识到那声响并非来自现实,因为他紧接着听到珍珠颗颗落地的轻响。一个男孩同样恐惧、同样无助地尖叫着,他摔落进一个坑洞,栽在枯草和湿泥之间,光明在头顶变作一块过于明亮的斑痕,最后一颗珍珠落在他的额头上,像一滴眼泪滑过他的脸颊。


在布鲁斯有所意识之前,他已然侧身滑落进超人所处的深坑中。他缓步走近,眼睛牢牢盯着泥土间挣扎的年轻人。那副从未屈从的脊背弓起了,那张总是愤怒着的脸孔隐入暗影,墨黑的材料包裹的肩膀正在颤抖。


戴安娜的声音听起来遥远仿若来自另一个世界:“告诉我,你为什么效力于——”


布鲁斯猛地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女战士下意识转向他,问话断落在半途。他的嘴唇张开了,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将要说出什么,这条神奇的套索正在揭露他两年间最为渴求的真相,他曾为此支付了远超预料和计划的代价,而现在所需的只是静待超人全盘托出。他想知晓这一切,他必须知晓——他不敢知晓。


“因为沃勒在他们脑子里装了炸弹!”


一时间布鲁斯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样东西更具冲击力——真相,或是陡然将他掀开的气浪。他的身躯触了地,泥土自头顶细碎地满溅开来,他下意识伸手遮挡,音爆声便在下一刻自高空传来。


戴安娜低头望去,金色的绳索暗淡地垂落,那曾束缚神明的彼端如今空无一物。




最终仍是寂静与他们为伴。这一晚最长久的沉默笼罩下来,孤岛寂静如同墓园,超能者与人类倾听着彼此渐渐平复的呼吸,循环往复的浪声似乎让时间止息。


一度布鲁斯想要席地而坐,他想在超人刚才挣扎过的地处插上一个标志“终点”的旗标,然后他就地躺下去,只等最后的判决和复仇到来,超人的双目燃烧如血,他便在炽光中化作灰烬。但戴安娜在此时看向了他,将他推出了盘旋回荡的冲击和积聚过久的疲惫,迫使他回望她的眼睛。他从那目光中读出疑问,还有更多他无法探寻的深意。


“我们该离开这儿。”最终他打破了沉默,重望回超人挣扎时刻印进泥土的痕迹,那里该落的旗标远非“结束”,而正是“开始”。


“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我会告诉你。”


戴安娜无声地轻轻点头回应。






TBC


【注】"Thus burn'd the battle; neither hadst thou deem'd"——Iliad

评论 ( 6 )
热度 ( 212 )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