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世界

宠物博主,猫的名字是豆浆。
偶尔写文。长期接单图文排版、各种设计,私信联系。

I ❤ ZS

【大梅中心】Undying 未熄(全文)

这短篇作为Guest文收录在费家中心本《Feanorian: of Ashes and Stars》,首发魔都MEO,现在通贩已经下架,我就全文放出来咯


01

梅斯罗斯和他的卫队距离预定的地点还有半里格,第一个令人警惕的迹象是气味,风向的偏转带动起苇草一片躁动的声响,同时飘来的气味令精灵微微皱起了鼻。梅斯罗斯勒住了马缰,风向只一瞬间便已经过去,但那气味对不久前刚刚熟悉了它的诺多来说已经足够清晰:大敌的兵卒,在中洲的远亲的语言中被叫做奥克的丑恶生物。

队伍行进得原本就带着几分紧绷的警惕,随着他们的王子——不,现在是至高王——坐骑的一声轻嘶,亲卫队立刻聚拢在他的两侧,箭在弦上,矛尖排列出...

2015-07-24

如果二梅成了调琴师……

二梅的坑群活动段子,嗯,糙得很,关于调琴真的不懂,现查了一些东西,但是如果还是有bug的话,那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吉姆才是乐器迷,我不是啊……

吉姆才是那个跟每跟琴弦都有话聊的疯子,我不是啊!

胖子强尼纠结地想着,可问题是上星期他刚刚参加了吉姆的葬礼。

现在音乐厅那个听起来责任重大的“乐器管理和养护负责人”职务落到了胖子强尼头上,这实在不是因为他多懂乐器,大约只是因为他已经在这个虽然挺有历史但是从来都没怎么辉煌过的音乐厅工作了大半辈子。

不过反正平时保养乐器的活也没什么,弦乐器交给乐师自己去打理就行了,打击乐器也都是些皮实的家伙,只有钢琴麻烦些,但是也不是每场演出都要用的,而且...

2014-06-07

【精灵宝钻】无名短篇

二十年一度的节日即使对精灵的来说也算不上小事,所以Maedhros确实会有几分对今晚Himring大厅的七把椅子空了五把感到几分不快,不过年轻的弟弟们觉得狩猎后荒野星空下的篝火更有吸引力的话,也随他们去吧。至少有一人未曾失约——欢聚节的宴会是为数不多Maglor一定会公开唱歌的场合,这已经是第十一次。

Maedhros听着弟弟的歌声回荡在Himring广阔的厅堂,注视着节日的人群:年轻的面孔仰视着歌者,目光中的崇敬放着光彩;坚定的战士饮下一杯麦酒,脸上的线条柔和下来,回忆在映着火光的瞳孔随着歌声流转;爱人握着彼此的手,对视、微笑、无声地亲吻;还有孩子,当歌声使好动的童心暂时沉静,那深蓝的眼睛...

2014-03-29

【精灵宝钻】烬

【Feanorian相关短篇完结】


不是第一次了。

只有我们两个了。

Maedhros和 Maglor转身回望,站在曾经的灯塔上,俯视 Sirion曾经属于Earendil 和Elwing的庭院——远看去颇为整齐,近看……却触目惊心。是尸体,排满了整个庭院,战死的精灵。不是每个人都有斗篷,于是他们扯了一些看起来还干净的窗帘,但是依然有尸体暴露着触目的伤痕。更掩饰不住的是血,在地上默默流淌的,在空气中散布着悲伤的,在伤口中依然不肯干涸的……

这回他们没有时间埋葬……再多做停留,或许……会留下更多死亡。

上一次,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也有更多的人手,他们埋葬了所有人。


战后的Doriath...

2013-09-22

【精灵宝钻】不复存在之城

在久已被遗忘的西方土地沉没于大海深处的千万年后,大地的样貌又几经改变。

然而Himling还没有沉没消逝,尽管已经太久无人踏足,早已倾颓的堡垒承受着风与水的侵蚀,在时光中渐渐被磨去曾经的形状。

但是中洲的大地上还有一位居民未曾将此地遗忘,他回来了。

这确是Maglor自愤怒之战后第一次踏足Himling,存留在波涛之上的只是曾经山顶上的堡垒,而时光更摧毁了许多、抹平了许多,埋没了许多,他所看到的是一个灰冷石砾组成的小岛,覆盖着被海潮带上来的海草和寒冷中生长的苔藓,在波涛拍打下静寂荒芜,只有少数石块上留存些许雕琢的痕迹。

一步步踏上,脚下的石砾轻轻作响,Maglor沉默着走上曾经的Himring...

2013-09-19

【精灵宝钻】葬剑

留在Mithrim的最后一个傍晚,Nolofinwë的加冕礼,宴会还在继续,但是仪式都已经结束。

Fëanáro的七个儿子默默从人群中抽身。

他们不需要交谈,他们知道要去何方。

他们上马向东方的山脉行去,不疾不徐的马蹄踏过已经开始落霜的荒野。一轮圆月在他们身后升起,清冷的光打在他们的斗篷上,七个相似却并不相同的轮廓。

到了山脚下,他们下马步行。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明月已上中天。他们不需要花时间来寻找这个地方,尽管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但是他们都记得它在哪。Wethren山脉北坡,一处狭窄的山间空地。依然无人说话,他们走到此处,默默站成一个半弧形,开口...

2013-09-19

【精灵宝钻】碎刃

每年的这一天,Maedhros都在早餐桌上对他的二弟说:"我想回北方看一看。"

而Maglor总是头也不抬地回答:"不行。"

第十年,他说:"我们走吧。"

他们出发的时候是深冬,到达的时候已是初春,一路上减员了三名卫兵和五匹马,留下了不曾试图去记数的orcs的尸体。

遥遥能望见那个已经绿意茵然的土丘的时候,他们放缓了马缰。伫立片刻,两兄弟不约而同的打手势示意随从停下来,然后策马趋前。

不紧不慢的速度下,Maedhros突然注意到身边空无一人了,他停了下来,看到身后十数米远的地方,他的弟弟下了马,低着身子,似乎在地上捡起了什么...

2013-09-19

【精灵宝钻】Edledhron

【另一篇古早的短文】


Edledhron坐在火边数着他刻在竖琴上的印记,划下了标示第17个百年的记号,第二纪1700年。

与Sauron的战斗越来越陷入被动,近日传来的命令都是坚守。

坚守。比较无聊的一件事,时不时敌人来袭就打上那么一小仗,时不时还得无奈地撤退上一截子,不过似乎Gil-Galad王并不很着急,只是说,继续坚守。

"想什么呢?Ed?"身边的战友大力拍了下Edledhron的肩膀,"又在折腾你的琴?正好弹首曲子吧,我们唱唱歌。"

"好啊,"Edledhron笑了一下,坐直身子,拨动了琴弦。

坐在同一个篝火边...

2013-09-19

【精灵宝钻】决定

【古早的第一篇短文】

两骑骏马驰过荒疏的平原,马蹄掠过枯黄的秋草,扬起一阵细微的尘土。

时近深秋,连秋草也褪去了绿意,荒野一片灰黄的色调,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更显得黯淡。但是此刻驰骋在此地的骑手打破了黯淡的风景,当先的骑手耀眼的红铜色长发在灰黄的背景下鲜明得刺眼,而与他并辔而行的骑手则有着一头黑发,同样在秋风中肆意地飞扬。这是Feanor的两个大儿子,Maedhros和Maglor。

两骑马同时放慢了速度,Maedhros停了下来,他下了马,然后直接坐在了草丛里,顺手拔起一根草秆衔在嘴里,他没有看Maglor,而是把目光放到了远处的山峦—在人类目不能及的地方,他能隐约看到他曾经驻守的要塞Himring...

2013-09-19

© 来自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